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一秒十六格(二)

虽然说是前传但是没有很多实质剧情_(:з」∠)_很俺得……



  对于事业上升期的小青年来说,工作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江波涛在此年纪坐上这个位置,难免有涩的很的一些小情节小故事。可撇去这些,他也是轮回里掌着一部分实权的人。以军队来打比方,周泽楷管着领兵和制定方针,江波涛一人兼任谋士特使炊事班。周泽楷没过几天,便又因为杂志的采访而被江波涛带进了小黑屋——谈话室。

 

  “小周,杂志那边说你提供的信息不足啊。”江波涛用手指拨开一叠杂志,挑出毫不起眼的一本。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哗啦啦响的页码。

 

  “这本杂志是目前在主流媒体里面算是有影响力的一本,小周,我认为我们应该战略性地藐视而战术性地重视它。现在电竞在社会中的形象已经开始慢慢转变,而抓紧这个机会展露是我们作为一个强豪队伍应该做的。”江波涛语气带着恰好的训教,“如果说能做好这本杂志里的采访,这对你个人和整个战队都是很好的正面影响。”

 

  周泽楷拿杂志挡住自己的脸,沉默不答。

 

  “小周,我知道你是个很固执的人。”他一遍一遍地叫着对方的名字,似乎那样就有更多说服力,“但是你知道,荣耀联盟是两个词组合在一起的词语,你打好了荣耀,那么联盟的部分呢?——小周,身为队长,你或许应当想更多。”

 

  他说完之后就闭上了嘴,而他对面的寡言青年挡住脸,依旧什么话都不说。

 

  “好啦,我总是拿你没有办法。”这么一说,他前面的长篇大论就如同是一个铺垫,“下回试图跟杂志约双人访谈吧,我回头发个电子邮件。”

 

  周泽楷微微笑。而江波涛静静推开谈话室的门,撑在那里等周泽楷迈步。

 

  “走吧。”

 

  冷冽的风从走廊吹入,打散停滞的气氛。而周泽楷从窗外的暖阳里,窥见了刚刚入轮回时江波涛的影子。

 

  在轮回战队历史上,江波涛的转会是目录的标题之一。他来到的时候S市正是一副颓败之相,枯枝将天空分割成一块一块。江波涛在轮回磨合了半个赛季才被提升到副队长,而那半个赛季对江波涛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初出茅庐,一个自己从来没想过的未来突然降临在自己的身上,江波涛纵然不是心傲的人也会有那么一点对自己人生的期望,像是换了一个新地方就能从头到脚换一个人。对他来说,周泽楷是新生活的一个章程。


  尽管从小就没坐过主角的位置,但要当尽心尽力的配角对他来说并不简单。最初时,江波涛对待周泽楷的态度甚至是带着谄媚的。但在周泽楷无言的回应下,他又改了一个方针——亲易近人的那种。开始是队长,后来是周队长,再后来是小周。

 

  小周,小周。一声声不知不觉地拉近距离。

 

  第一次叫小周,是他们某一个小长假一起跑出去私家菜馆吃烧烤之后说的。那时候周泽楷和江波涛相处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职业选手不能喝酒,于是他们伴着寡味的白水吃着麻辣烤串。偏偏是江波涛这一杯被倒错成了白酒,被辣的不行的江波涛狠狠地灌了一口,差点整个人烧了起来。吃烧烤的全慌了,只有以前被弄堂的大妈逼着学过车的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提议自己先把他送回俱乐部。一群人七拉八扯地把江波涛扯上了俱乐部的低调小面包,而周泽楷进了驾驶座。喝醉了的江波涛嘴里咕哝着一些别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被安全带绑在驾驶座后面的长排椅上。

 

  周泽楷很少开车,时速在二十码到四十码,踩个刹车像泄了气。S市是个不夜城,晚上仍是车流不息灯红酒绿。

 

  “楷乐——林檬——”车从菜馆驶出去没多久,江波涛突然把头依在车窗上口齿不清地大喊。

 

  周泽楷被吓的差点一个急刹。从镜子里一看,江波涛是在念路边的标牌。

 

  “嘿嘿,前面滴……是……水?”江波涛说话的时候一蹭一蹭的。

 

  “呃……周泽楷。”青年斟酌了半天用语,转了一个右拐弯上了高架桥。江波涛被引力一带从车窗上甩到对面,晕晕乎乎。

 

  “哦,邹,邹贼开——”江波涛似乎完全没搞懂,念念有词,“瓦怎么在则里?”

 

  周泽楷有些汗颜地说,“醉了……”

 

  他本想表达的是你醉了才在这里,但江波涛的善解人意似乎在醉酒时候根本没打开。他不满地大喊了一声:“泥醉森么!!”

 

  周泽楷不知道如何搭话,默默地开下了高架桥。

 

  “哎……不好混啦,不好混啦!”江波涛摊在椅子上不知所以地感叹,然后似乎迷迷糊糊地要睡了过去。周泽楷正想松口气,却看见江波涛一个激灵蹦了起来。

 

  “没道泥啊!”

 

  周泽楷无语。

 

  “你滋道我想起水?我想起鸟小芳啊!”江波涛望着车窗外的小芳理发店念念有词,“小芳四……我交过的一个朋友。”

 

  “嗯?”周泽楷觉得这样和平常形象完全不一样的江波涛有些好笑,随口问了一句,“女朋友?”

 

  “女喷油!”江波涛低垂着眼睛说,“是个好姑两……”

 

  周泽楷内心一想这不对啊,他上次过生日时还顺带过了一个光棍节呢,要是有女朋友,他干嘛不和方明华一起蹲墙角呢?

 

  “分了,谈了半年,就牵了个小手就分了。”说到伤心事,江波涛的口齿不清似乎好了一些,语气也缓了下来,“说到底……还四我太自作。”说完,还打了个酒嗝。

 

  “执着?”

 

  “对,自作,自作!”江波涛望着灰色的车顶,笑的瘆人,“她说我管太多,受不鸟。她还说……她跟我不一样,想的不一样。”

 

  “哦……”周泽楷在前视镜只能看到江波涛的半张嬉笑脸,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后来,她对我越来越冷淡。”江波涛把仰起的头改成直视,“我开口说的分。”

 

  周泽楷开着小面包盲从着车流,前面的奔驰后座上堆满了一堆毛绒玩具,灿灿的车灯和路灯不断闪耀。

 

  “我想,如果那时不说离开,我可能会病入膏肓。”江波涛把右手抬起来揉了揉脸,“然后事儿就过去了。”

 

  前面的红灯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截住了汹涌的车流,一辆辆机械慢慢停下到位。周泽楷把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放下,转头看了看江波涛的脸。他的脸泛着酒醉的酡红,深黑色的虹膜扭曲了窗外色彩缤纷的招牌。亮蓝,浅黄,深红……所有的颜色,都在他眼眸里混成一片风景画。

 

  “邹……邹……周队长。”江波涛费力地说,“谢谢你。”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在为不小心打开的江波涛牌电池盖尴尬着。这头,江波涛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能叫你小周吗?”

 

  红灯的倒数慢慢趋向零,被阻塞的车流又活了起来。周泽楷慢慢转过头,望着璀璨无比的夜景。橙黄色的路灯占据了他的眼,脸上却依旧黯淡。

 

  “嗯。”他说。江波涛没有回答,只是像发呆一样望着。为了缓解气氛,周泽楷打开了广播,那里面正在做情感节目。周泽楷发挥了场上的手速,立马把广播调到了肝炎咨询热线。

 

  而在周泽楷看不到的地方,江波涛缓缓地笑了起来。

 

TBC


评论 ( 8 )
热度 ( 63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