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通心>&透骨

+整粉点文,是个悬疑文,猜中有作者的温馨一份(。

+计算器(……)抽到的是冬至草姑娘的小周给小江凉手!

+可以认为是HE也可以认为是BE的故事。分上下的姐妹篇,另外一篇写出再更~

 通心篇


  周泽楷深情地对江波涛说他喜欢他。

 

  而这在一天前还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

 

  说实话,江波涛并没有期待这样的结果。

 

  不管是周泽楷紧紧抱着他也好,还是他用快哭的声音喊着喜欢他也罢,这些全部都是他昨天晚上看着流星许下的愿望的一部分。

 

  这是昨天晚上,他睡前很无聊地站在自己的落地窗前看着星空的时候看到的一颗流星所实现的魔法。当时他想着——如果,周泽楷能够喜欢他就好了。

 

  这样的愿望自然是基于他知道周泽楷不喜欢他之上。周泽楷喜欢女孩子,会偷偷地和杜明一起翻巨乳美女的杂志,会偷偷地和孙翔一起看O点种马小说。他直的不能再直了。江波涛偷偷地喜欢着他,给他收晒好的衣服,帮他给水壶里加热水,然后再加以热心的掩盖。就好像谁说过的一样,没有结果的单恋才是最深情的。江波涛的单恋流入骨,烙上皮,成为他的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在面对流星的时候,他只是很无可奈何地这么想了想如同深海生物跃出水面的愿望。

 

  意外地是,它实现了。或许流星在患者的期许、赌徒的请愿、孤儿的哀求中,选择了最容易的那一个来完成业绩,总之它就是那么实现了。

 

  于是,周泽楷一大早冲进他的房间,握着他的手说他喜欢他。那盈满柔情的双眼中没有一丝虚情假意,就好像周泽楷真的爱了他那么久。江波涛兴奋地颤抖,却别扭地移开了他的双眼。

 

  “小江,我喜欢你……”

 

  他的尾音在颤抖,将那一份忐忑表现的恰到好处。

 

  江波涛在一阵不应该的狂喜中把他推开,费尽心思询问他是不是在逗他。周泽楷摇摇头,把他抱得更紧。

 

  江波涛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好木在那里。周泽楷不管不问地把他压在床上,亲吻上他柔软的双唇。刚开始是单纯的唇瓣间的摩擦,最后舌尖缠绕在一起,难分难舍。

 

  温柔的青年用接受安乐死的决心选择了相信这个虚幻的事实。他抚上周泽楷的脖颈,享受着他发丝的流动,让另一个人的体温缓缓沉入他的身体。

 

  也怪不得他相信了,毕竟周泽楷除了喜欢上江波涛这一点以外正常无比。训练好好打,饭好好吃,除了硬是把对江波涛的爱慕塞进心里去了以外完全没有变化。这一点不得不说,流星实在是十分的卑鄙。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江波涛没有遇到过比周泽楷更为体贴的恋人。在大学时代,江波涛谈过几场仅限于约会的恋爱。女孩子们爱撒娇,勤要求,而江波涛照顾地无微不至,但当女孩子们想要真正确定关系时,他却又高超地拒绝——那是因为他并不期望这样无止境的奉献。但当他自己体会到时,他却十分能理解那些女孩子们的心情。当世界上有一个人无条件地对你这么好的时候,就算是冰一样的心都能撬下一个角来,又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

 

  周泽楷奉献的方式是笨拙的,但却又是深情的。他本身便是十分有魅力的人,即便是内向害羞的性格也没有改变一分。江波涛如同陷入初恋一样羞涩,因而两个人纯情的像是高中男女,但其实他们的进展十分快。那是很普通的一天,江波涛为了比赛正在鞠躬尽瘁地整理复盘,手指微微发烫一跳一跳。重复同样的工作十分乏味,更何况是大量的单调工作。江波涛内心的敬业精神死死撑着他的眼皮,但同时却是累的想要大睡一天。

 

  耳机里回荡着荣耀的效果音,比如角色被打击的声音,刀光剑影的摩擦。江波涛专注地盯着屏幕,丝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到来。帅气的青年打开了房门,穿着海蓝色的睡衣。他的手臂穿过肋骨,轻轻地覆盖上那双已经发烫的手。周泽楷的手冰凉而干燥,青筋微微凸起如同公路道,而江波涛的手更为圆润温软一些,连指尖都是饱满的血色。这样的两双手,轻柔地交织在一起如同树根的脉络。

 

  他们之后将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第一次的尝试有些毛躁,床单上的狼藉就像是妇女胸前的红字。一夜的云雨震落了床榻。第二天,江波涛醒的比周泽楷要早,他直接半坐起来开始用手抚摸周泽楷的脸,像是在探索自己心中空出来的黑色巨洞。

 

  一晚上的骨皮交错比他想象的更为美好,也更为辛辣。之前,在江波涛眼里和周泽楷上床是和金城武上床一个级别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他昨天才叫的特别厉害。想着想着他害羞脸红了起来,赢来醒了的周泽楷一个发旋上的吻。

 

  之后的剧情如同他想象的一样流畅。他内心本来就存着深刻的情感如同糖衣,而周泽楷是那颗哑弹。在无数个水乳交融的晚上江波涛想起事实,然后又被周泽楷的亲吻掩埋。多么及时的救援!多么恰好的帮助!江波涛只能被温水煮青蛙的幸福所淹没。

 

  不久之后,江波涛在陪着周泽楷在迪士尼看烟花时想着,或许在不同的世界里,周泽楷喜欢着不同的人。而他,只是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里面。这么多的无数的世界里,很难说哪一个是真正的世界。那么,接受一个编织的梦境又有何不可?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何尝不是这个世界编织好的一个部分呢?只有跳出这个框架才能看出的扭曲一般是无法被看到的,那么索性就无视那个扭曲吧。他一直都读得懂周泽楷的想法,而那份真情实感从他告白那一天就从未改变。周泽楷,是用着自己的全部爱着他。

 

 

  他将周泽楷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看着烟花的升起与降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们第一次有摘下口罩的勇气。周泽楷的脸被映的姹紫嫣红,爽朗英俊的笑容像是有魔法一样。人群兴奋地大喊,而周泽楷也有些瑟缩地高叫着自己的爱情。江波涛高兴地不能自已,感谢着梦幻的每天。

 

  在周泽楷轻轻躬身亲吻他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放弃了抵抗。

 

  再过了蜜里调油的几年,是退役的时刻。他们是真正的恋人,从台上退下的第一刻就开始接吻,偷偷藏在口袋里的戒指也被即刻带到了手上。S市的房产证,父母的同意,亲朋好友的理解——

 

  他们对未来做了万全准备。

 

 

+

 

  在他们相处了十年后,江波涛笑着说出了这个故事。他带着怀念和调笑的语调,还夸张了一部分的剧情。一个或许尴尬的小插曲听起来十分动人,跌宕起伏的剧情甚至有着能上电视情感节目的档次。

 

  意外地是,在他讲完时,周泽楷却一脸震惊地转过了头来。他忙不及地避开了江波涛的靠近,眼中的陌生深深地刺在江波涛的心头。

 

  江波涛讲完故事的微笑刻在了他的唇角。

 

  墙上的时钟慢慢地越过一个一个数字间的深谷,公寓墙壁上白色的石灰微不可见地慢慢剥落下来。秒针转动的声音渐渐变大,咔哧,咔哧,咔哧。呼吸声细不可闻。

 

  灰姑娘该匆忙离开宫殿的时候到了。江波涛有些苦笑地在脑内过了一遍背了十年的台词。他写了一个长长的剧本作为这台十年戏的逃生索。十年间,任何喜悦及痛苦都将落幕,而道具也将入箱。他不想承认的是,这是他对未来的万全准备的一环。他那一颗玲珑心在解锁之前的最后一道防线。

 

  回头想想,整件事情的确荒谬,毫无代价的愿望怎么可能会被实现呢?就算被实现了,又怎么能期盼愿望的持续呢?他因为自己的自私夺去了周泽楷的十年,或许现在正是一个结束的好时间。或许下一个流星到来时,周泽楷又会因为某人的愿望喜欢上另外一个人,或许他会找到自己生命中的真正的那一位。而现在,只需要无视自己的情感做出一个轻松的转身。

 

   他讲出了剧本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

 

 

 

 

 

 

 

 

 

 

 

 

 

 

  是重音。

 

  江波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周泽楷说出了同样的话。

 

END

 

 

 

 


评论 ( 35 )
热度 ( 130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