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鳞之舴艋④(完)

【周江】鳞之舴艋④

 

  海风比周泽楷记忆中的更为可怕,带着盐味的风流如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脸上。他在烈日下行走,沙滩上的脚印浅浅深深。他抱着江波涛,看见远处零散的海藻和水母的尸体。

 

  “能把我放在海边吗?”江波涛微微扣紧他的手,像是勒住了他的脖子,“我……有些脱水。”

 

  周泽楷低头看见江波涛的脸,他的皮肤已经变得显青色,变得像是鱼一样黏滑。周泽楷抑制住反胃的冲动,快步把他放在沙滩边上,转身干呕了起来。江波涛感受到了海水,像是一瞬间大病初愈一样连神情都鲜活了。

 

  “周……”江波涛刚开口,却被一阵巨响打断了。二人连忙扭头,却看见在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水影。那个水影离他们不近不远,保持在了恰好的距离,身体全部由海水组成,被阳光透过去了一大部分。

 

  “你是……巫师?!”江波涛惊讶极了,连已经成形的鱼尾巴都吓得弹跳了起来。周泽楷双手撑在沙滩上,手掌上都沾满了细腻的沙粒。

 

  【……】被称为巫师的水影维持着微妙的形状舞动着,舞出了一连串周泽楷听不懂的响声。他在问好。


【哦,你现在叫江波涛——】

 

  江波涛没有应答,越来越软的手指抓住了白色的细沙。他盯着水影看了半天,缓缓开口:“……你,为什么要来?”

 

  【呵呵。】水影又弹跳了一下,似乎是真的笑的很厉害,【江波涛,你为什么要骗他呢?】

 

  水影的声音渺茫而空旷,几乎要与海浪的声音融为一体。周泽楷需要很仔细很小心才能听清他的话。

 

  “什……”江波涛激动地想要站起来,却只是让自己鱼尾和湿沙磨蹭了起来。

 

  【嘘,别急,让我从头给他讲……】

 

  水影从人形变换成了一条巨大的鱼的形状。那条鱼长得像鲸,却似乎又不是,占据了周泽楷的整个视野。周泽楷从未见过如此大的水幕,连方才探头的恐惧都被压了下去。

 

  那条鱼在海面上轻盈地舞了一阵,巫师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从前有一条银白色的大鱼,】那声音沙哑而浑厚,像是已经活过了几个世纪,【他没有名字,没有父母,没有朋友……他很早很早便出现在了海洋之中,就连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活过了多少个年头。】

 

  周泽楷愣愣地盯着那如同水晶一样反射在阳光下的透明雕塑,目瞪口呆。江波涛却在一旁皱起了眉毛。

 

  【这条鱼,听得懂海洋中所有的语言。】那股声音忽远忽近,【鲸,虾,蟹,鱼,沙,海藻……不管是生物还是非生物。他们有他们的语言,尽管与人类尽不相同,他们互相交流,沟通,有时候相好,有时候争吵。而那条鱼——叫他鳞吧,他的鳞片最为漂亮——他却能听懂所有的语言。】

 

  晶莹剔透的鱼像突然炸开,小小的水珠瞬间变幻成了繁荣的海底景象。一团一团的无色海藻随着不存在的水波漂浮,而小小的鱼群盘旋着升上天空,又变成蒸汽消失。稍微大一些的鱼慢慢地游动着,剩下的贝壳类动物在海面上若隐若现。周泽楷看见远方巨大的珊瑚礁影,咸涩的海风黏住了他的嘴唇。

 

  【鳞一天游过很多地方。】

 

  【尽管鳞听得懂海沙的悲欢喜乐,听得懂珊瑚礁的爱恨情仇,但他没有自己的感情。】沧桑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如同嘲讽的叹息,【他所见过的,听过的,都已经太多太多了。】

 

  周泽楷看着那一片生动的海底景观,沉默不语。

 

  【在远古的时候,他听到成千上万的族群跳入海里的浪花声;而更近些的时候,他听到无数沉船沉入海底时,人类的哭泣与绝望……】巫师的声音渐渐变轻,却突然又加重了起来。【鳞一开始尝试着去拯救他们,却看见被救活的族群在他的身体上互相残杀,而人类甚至搬来了一系列人造仪器试图找出他的行踪……】

 

  海藻们集在了一起,一会儿变成了象群,一会儿变成了鹿的纵列。最后,所有的水集在一起变成了一艘漂浮在空中的巨型轮船。

 

  【最后,鳞放弃了。】

 

  巫师停顿了很久。

 

  周泽楷重新听到海风的声音,和江波涛用手指碾住沙子的响动。他低头,看见蓝色的血液从指缝间流了出来,然后不停地被海浪所抹去。

 

  【他发现,自己的救援是毫无作用的。他纠结了很久,最后决定对一切的一切充耳不闻——因为结果往往不是他所求的。而且,他很累了……或许是哪一位神不小心在他身上遗留下了理解海洋中所有活动的能力,却没有给他可以改变的手腕。】巫师的可惜听起来就像是真的一样,【到了最后,就连蓝鲸可以振动一片海域的死亡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阵水浪,和贝壳开合所造成的没有太大的不同。他本就缥缈的感情,在长久的年月中消失了。】

 

  组成轮船的水团不安地动着,像个怪物一样蠢蠢欲动。最后,它平息了下来,变回了开头那条巨大的鱼。

 

  【直到他有一天,在海中游荡的时候,遇到了沉入水中的一个人类。】

 

  巫师的声音忽的离周泽楷很近。

 

  【那个人类很安静,没有动作,没有声响。他就像是一块岩石一样沉入水中,只是静静等待着沉底。鳞不喜欢人类,就如同他不喜欢沉船的木头那样。可是那个人类太安静了……他产生了已经很久没有过的情绪,那就是好奇。】

 

  【不知道为什么,他救了他。】

 

  巨大的鱼像瀑布一样把大部分的水流回海中,是剩下一个小小的人影。周泽楷隐隐约约意识到那是他自己。小时候的他自己。

 

  【可是那个人类,是巫师费尽心思都想要得到的材料。】巫师的声音变得有些不悦了起来,【……那一场风浪,并不是巫师所做的。那是大海的自然运动,也就是说,那是大海赐予巫师的宝物,也是巫师应得的。而鳞却出手了,他让人类躺在自己宽大的背上,将人类送回了海岸。】

 

  江波涛微微发抖。

 

  【巫师抓住了鳞。】

 

  小小的人影似乎随着巫师有些发怒的口气慢慢裂开,变成了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

 

  【鳞和巫师斗争了许久,最终成日无所事事的鳞被每日勤加锻炼的巫师抓了起来。本来巫师也只是想关鳞一会儿作为惩罚,然后再把他放走的,但,许多日子过去,越发生气的巫师却想出了一个主意——】

 

  “把你,变成人类吧。”江波涛直面着小雨,缓缓开口。

 

  那股声音轻笑起来,回荡在空中。

 

  【巫师当时极为期待。】小雨又慢慢地聚回了巫师的人影,那个像在舞动一样的人影,【巫师说,在所有的魔法中,最难的就是改变品种,就连巫师,在百科上还是人类呢。他试了几次失败了,于是就忘在了脑后,没想到鳞却说……】

 

  “我想变成人类。”

 

  【于是巫师说,那么,我这里有最后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成功的方法。你献出你一半的鳞片吧。你的鳞片和你一样在海中已经度过了那么漫长的时光,其中蕴含的灵气或许真的可以让你变成人类——】

 

  “因此,鳞剥掉了自己的半身鳞片。”

 

  【剥掉鳞片的痛楚,如同人剥掉自己的皮肤那样痛苦。鳞的身体太大了,巫师在不分日夜的海底不分日夜地工作了好多天才剥掉一半。而最后,巫师将那堆成了山坡的鳞片炼成了一颗药丸。】舞动的人影身旁出现了一条小小的,慢慢消散的鱼,【而鳞吃了下去,变成了人类。】

 

  水影停止了舞动,变成了直直站着的人影。

 

  【鳞高兴极了。因为他厌倦了海里,他想走出去,走到外边,看看当时他救出去的那个人……拥有读心能力的他,当然在人类世界生活的很好。但巫师却知道,这颗药是有副作用的。】

 

  江波涛没有说话。

 

  【如果鳞体会到了人类的情感,那么这颗药就会失效。鳞一直以来都理解人类的情感,理解任何事物的情感,但他自己没有,他只是理解了之后,做出他认为合理的反应……但如果他有了,他喜欢上了别人,得到了快乐,体会到了喜悦,那么,会发生什么呢?】

 

  周泽楷赶紧往江波涛的方向看,却看见他惊讶又恐惧的脸庞。

 

  他喜欢他。而他害怕这个事实。

 

  嘭的一声巨响。瞬间分裂出的无数个人影在空中行走着,如同一个繁忙的海市蜃楼。

 

  【如果他有了人类的情感,他就真的太像一个人了。巫师为他炼成了人类的身体,他却还有一条鱼的尾巴。大海……会在他开始认为自己是个人的时候,呼唤他。】那股声音十分苍凉,【而他,却再也回不到海里了。】

 

  江波涛想要像人一样把自己的头埋进膝盖里,却只能默默曲起尾巴。

 

  “你为什么要来?”他闷闷地说。

 

  无数个人影迅速聚合起来,一下子抽高一下子抽低。

 

  【我想要的,是人类自愿献出的灵魂和躯体。】巫师的水影又笑了起来,快速地抖动着,【灵魂,是我在那一场大浪中就想要的东西。而躯体——我可以把鳞的灵魂,装到人类的躯体里,这样,他就不用死了。或许,如果人类不愿意,我便想要鳞的另外一半鳞片……】

 

  “我愿意!”周泽楷似乎很生气,连披着的白色衬衫都快拧破了。江波涛坐在那里发呆,像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

 

  “小江,说话,说……”周泽楷喊着他想让他也同意,他却没有回答。在海浪再次压过来的时候,江波涛笑着缓缓伸出满是蓝色血迹的手,轻轻点住了周泽楷的嘴唇。

 

  【那么,人类将忘记……】

 

  声音渐渐提高。他们看见蓝色的天空和海洋,闻到海风的咸涩和沙子的潮湿。他们觉得这一切都仿佛是虚幻,又仿佛是真的——

 

  江波涛开口了。

 

 

  +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躺在一个正前进的什么东西上面。喉咙和鼻腔里全是咸涩的海水,睁开眼只能看见刺眼的太阳和一望无际的天。无数的海鸥在空中飞翔着,发出不整齐的叫声。他像是在流浪,流浪在广阔的海洋上的小小的一点。

 

  洁白的水卷,空旷的大气层,一望无际的巨大的蒸发池,埋葬了无数事物的白色细沙。不息的海浪卷走一切不该属于海滩的遗留物,就连远处坚硬的山体轮廓都要被吞没了一样。周泽楷忽然知道了,这是他的梦魇,梦魇那永远被遗忘的前半。

 

  他想要挪动身体坐起来,却听见什么声音。他不理解那声音说了什么,却领略到了那声音的安抚之意。那声音喊他休息,喊他什么都不要想。

 

  他是很困了,于是他又沉沉睡去。

 

  +

 

 

 

 

 

 

 

 

  “怎么了,队长?”

 

  周泽楷睁开眼。

 

  “队长,你现在睡,等下还要开会的!”杜明很着急地看着他。他们坐在战队的训练室里,孙翔在吃冰棒,吴启在玩IPAD游戏,吕泊远趴在沙发上看杂志,方明华在……织围巾。

 

  看来现在是休息时间。轮回的休息时间不长不短,跟一个课间差不多。

 

  “开什么?”

 

  “队长你睡糊涂了?”吕泊远把杂志放下,“开会选副队长啊。兴欣都有副队长了,我们轮回这个位置空缺了这么久,多少年了都,总是要选的吧?上次经理说了啊?”

 

  “……唉?”

 

  “也没什么好选的……吧,我觉得方……前辈就挺好。”孙翔边吃着冰棒边含糊地说。

 

  方明华悠闲地织着围巾,熟视无睹。

 

  周泽楷连忙腼腆地应了应,打开了打印好的会议章程。他平常并不爱做白日梦的,但刚才却像是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很漫长,却又想不起来。

 

  周泽楷有些恍惚地看完了章程,正想抬头找人一起去开会,却发现整个训练室的人都空了。他记起来了,刚才大家都先去了会议室,只有他一个人说要看完这本再走。

 

  只有他一个人。

 

  夕阳的光辉开始下移,室内慢慢暗了起来。他缓缓走到窗边,看见外面繁荣的景色。他们的战队建在高处,这样往下一看,整个S市的高楼大厦都在逐渐点亮,成为黑暗中指引迷途人的灯火。璀璨的车流如同河溪一样缓慢地移动着,风吹动了树木。

 

  周泽楷站在窗前这样看着被点亮的夜空,一切都显得如此生机勃勃。整个世界是鲜活而美丽的,他身边的一切也如此。

 

  在他身后,是墙上挂着的巨大的装饰画。那幅画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

 

  一条银白色的大鱼,如同鳞之舴艋,鱼之船。

 

  周泽楷离开了训练室,关上了门。

 

 

END


评论 ( 56 )
热度 ( 116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