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鳞之舴艋②

【周江】鳞之舴艋②

 

  周泽楷挥头把眩晕的感觉从脑海中抹去,在房间里四处查看。江波涛的房间从来都是很干净整洁,没有贴海报或者是墙纸,墙壁洁白而空荡。木质地板上残留着些许水渍,还有几片银白色的鱼鳞。

 

  那是江波涛腿上的鳞片——周泽楷掂起一片细细查看。这些鳞片星星点点地造出了轨迹,通往宽敞的浴室。周泽楷疑惑地走进浴室,却看见了让他震惊的景象。

 

  江波涛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而毫无蒸汽的景象显示了他泡着冷水的事实。周泽楷以为江波涛太过疲累,早上泡澡时昏睡了过去,而他走过去之后,他发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江波涛的腿上,出现了更多银白的鳞片。排列有序,紧密而细致。周泽楷惊吓极了,霎时间竟然不知道做些什么好。

 

  在那时,江波涛也慢慢醒了过来。他张开的眼睛有些朦胧,皮肤上也没有因为泡水过久而产生的皱褶。

 

  “小江……”

 

  周泽楷开口呼喊。出于莫名的恐惧,他并不敢伸手过去摸摸江波涛的头看他是否感冒。江波涛倚靠在浴缸的角,微缩赤裸的身体就像是标本。

 

  “啊?小周?哈……”江波涛似乎是想要将自己扶起来,但眼睛模糊的聚焦让他扶不稳有些滑的浴缸边沿。周泽楷赶紧伸手握住他的手臂以免他跌进刺骨的液体,却在握上的那一瞬间感受到了细软而冰凉的触感。

 

  “你好冷。”周泽楷斟酌了一下,开口。

 

  “是吗?我倒是觉得在水里很温暖啊。”江波涛勉强地笑笑,似乎完全无视了在朋友面前赤身裸体的尴尬。“好像不小心睡着了,你能扶我出去吗?”

 

  周泽楷点头,从架子上递了一件浴袍给他。江波涛是个喜暖的人,浴袍十分地厚,似乎是棉和绒。江波涛慢吞吞地把自己包在浴袍里,满是歉意地搭着周泽楷的手,走了出去。他的脚步一轻一重,像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孩童。

 

  出于善意,周泽楷一路将江波涛送到了他客厅里的沙发上。江波涛喜欢买蓝色调的家具,巨大的沙发也是一片深沉的蔚蓝。披着白色浴袍的江波涛陷在里面,像是被吞进一半。

 

  “你……腿?”

 

  江波涛似乎清醒了一些,立马解释起来:“啊,昨天的病似乎加重了。本来打算今天请假去医院的,结果早上睡着了……啊哈,我这可不是玩忽职守啊队长。”

 

  说完,他自顾自地笑了笑。周泽楷完全没有明白他的意图,只是坐在那里端详着从浴袍下显露出的双腿。

 

  “银白色的。”

 

  “诶?”

 

  “腿上。”

 

  “真是个奇怪的病啊!”江波涛不自在地蹭了蹭腿,垂下眼睛,“小周别老这样看我啊,善待病人。”

 

  周泽楷讨厌大海,但并不讨厌海洋生物。他坐的离江波涛很近,近的能闻到对方身上的水汽和海的味道。

 

  “不能说?”

 

  周泽楷知道江波涛在撒谎。因为江波涛所说的事实,通常更像是虚假的言语。

 

  “帮助?”

 

  他加了一句。

 

  江波涛有些犹豫地看了周泽楷一眼,随即闭上眼睛,像是要逃避什么东西一样。良久,他开了口:

 

  “能带我去一个岛屿吗?”

 

  周泽楷似乎也没想到会获得如此奇异的问题。尽管他的内心是不安的,他对江波涛的好感仍是让江波涛说了下去。

 

  “没有什么特别要求,人少的地方。”

 

  江波涛转过头,直面着周泽楷。周泽楷觉得他的眼睛有些不一样了,似乎变得更淡了一些。

 

  “在两天之内,带我去一个无人岛,你做得到吗?”

 

  周泽楷不敢随便开口答应。他十分恐慌,就像是恐慌丢下去之后往上漂浮的铁球。或许有人会问他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这样一个脱离现实的问题,而最不可能的人选则是江波涛。

 

  “……理由?”

 

  “你答应吗?”江波涛笑笑,“其实,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啊。你没有义务做这个事情的。”

 

  “不是嫌麻烦。”周泽楷微微咬住了嘴唇,那是他的坏习惯。“为什么?”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在路上解释给你听。”江波涛缩在他的浴袍里,眨眨眼。他的态度并不像是求人的态度,就像是在谈论寻常的天气一样。但他又带着一些奇妙的雀跃,那似乎也并不是一个提出莫名要求的人该有的态度。

 

  “现在不行吗?”

 

  “……恐怕是不行啊。”江波涛似乎挺犹豫的。他为难地说,让自己的问题像个玩笑。“想度假可以吗?”

 

  周泽楷沉默了。他看见了江波涛身上的鳞片,也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他猜测江波涛是人鱼,鲛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海洋生物。显然这件事情他已经隐瞒很久了,但为何又会在这时候暴露呢?他遇上了什么事?为什么?

 

  过于超出常识的现实反而让他有些冷静了下来。而江波涛也很奇怪,明明知道答案如此显而易见,却不愿意说出来。这根本也不像他,至少他的七窍心不会允许如此浅薄的错误矛盾。但周泽楷莫名地,害怕去探究这个问题。

 

  “……两天?”

 

  “嗯。”

 

  “下周一回来?”

 

  “那是当然的。”江波涛像是在寻思什么,“小周,你好容易答应别人的要求啊。这样子走在路上小心被女孩子纠缠不清。”

 

  “不会。”周泽楷并不觉得在周末买张机票飞个几个小时再租下直升飞机是什么事情,他完全有能力也有时间做到。他只是缺少一个理由。

 

  更何况,他心中那纠缠模糊的感情并未找到一个搁置的地方。要是能借着这一次旅行弄清楚也好。

 

  “带你去。”

 

  或许他对江波涛的偏心能够成为理由吧!就算是他真的是条人鱼,周泽楷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真的?其实我真是随口说说而已,小周你也太够朋友了吧?”

 

  江波涛似乎挺开心的,道了声谢谢。周泽楷在手机上订了去O岛的机票。O岛是一个新生的旅游岛,只有主岛迁入了一家酒店集团所盖建的度假村。其余零散的小岛屿分散在O岛四周,大部分是植被覆盖的无人岛。

 

  周泽楷在心里对自己说,他如果真的是鱼的话,他想看海吧?在他按下确认键之前,他又开口问了一声。

 

  “想去海边?”

 

  “想啊。”

 

  “我怕海。”

 

  “嗯,不下海可以吗?”江波涛似乎还有些惊讶于周泽楷的顺从,反应慢了一些。

 

  “可以。”周泽楷犹豫半晌,决定尊重老弱病残的决定。他按下了按钮,“七点,三点走。”

 

  江波涛点头,表示他听到了。随后,周泽楷在他的要求下离开了他的房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那样的认知,让周泽楷有些在意。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93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