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鳞之舴艋

人鱼PARO新坑

更新时间不定

←有一张印象图O(∩_∩)O~~

但是文好像和图差挺大的……【

 

【周江】鳞之舴艋

 

前言

 

  周泽楷害怕大海。

 

  并不只是害怕这个概念,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惊慌。关于大海的一切都成为他的梦魇。洁白的水卷,空旷的大气层,一望无际的巨大的蒸发池,埋葬了无数事物的白色细沙。不息的海浪卷走一切不该属于海滩的遗留物,就连远处坚硬的山体轮廓都要被吞没了一样。

 

  家人告诉他,他年幼时被带去海外游玩遇上了大浪,而他不慎从船上跌入了海里。那片区域并不是浅滩,而是连清澈的海水都能显得深邃无比。他的亲属从船上哭回了岸上,却看见他小小的躯体被放在岛屿边缘的礁石上。他身上全湿了,呼吸却平稳了下来,神情如同只是经历了一场碧蓝的幻梦。海浪敲打着海岸,无数雪白的水花迸发出来。

 

  家人赶紧把他带去了医院,却被告知毫发无伤。劫后余生,周泽楷被家人宠溺得更深了一些。

 

  长大以后,周泽楷知道龙宫的传说,却不相信自己会是主角。那一次的经历带给他的是恐惧,仅仅是恐惧。溺水之后,内向的他变得更为沉默,也再也不敢去海边。就像有人害怕山的巍峨,他害怕的是海的广褒。

 

  周泽楷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踏足海边。光是想象海腥的咸味和脚趾陷入沙中的感觉就让他晕眩,如同从溺水那一刻就被吸入体内的海水再次从喉咙里涌出来。

 

  然而此刻他站在这里,吹拂着海风。

 

章一

 

  江波涛是个很奇怪的人。

 

  若说他善于人事,却总是犯些小差错。若说他热爱交流,却更善于帮别人开口。

 

  周泽楷喜欢他的原因并无如上。他对江波涛的感情像是更单纯的,如同找到了地图缺失的另一半那样。比起单纯的情感,或许他所注重的是自己成为完整个体的那份感受。像是在这个分离四散的世界里,找到了无时无刻都会承受自己的那股水流。

 

  而这样延绵不绝的平稳的水流,涌起了波浪。

 

  江波涛的身上长出了银白的鳞片。

 

  周泽楷似乎是发现的最早的人。夏日里,基本上都是男性的轮回队伍都是穿着短裤和T恤,江波涛也不例外。周泽楷那时似乎正在健身房里和江波涛一起做着体能训练。江波涛正躺在长椅上做仰卧起坐,而周泽楷站在他的面前举重。

 

  在二人都十分卖力时,他们并不谈话。周泽楷只能静静地看着江波涛,探索他外露的肢体。在可见范围里,他没有胎记,也没有痣,整块肉体似乎是从一块玉上刨下来的一样。江波涛连着做了两分钟仰卧起坐,累的躺在长椅上一动不动的休息。周泽楷正想走过去问问要不要一起去拿水,就看见了江波涛大腿上的异样。

 

  他的大腿上,有一片一片的东西在闪光。周泽楷伸手过去想要拨开,却招来江波涛吃痛的喊声。

 

  “小……小周,嘶!”

 

  周泽楷立马把自己的手拿开,关切地问:“痛?你腿上……有东西。”

 

  江波涛似乎还在休息的余韵中没喘过气来,慢吞吞地坐起来掰开了自己的大腿。周泽楷看的更加仔细了。那似乎是银白色的鳞片。比寻常在鱼身上看到的要大一些,也看不出物种。大约四五块鳞片服帖地嵌在江波涛的大腿里,如同细长的刀片。

 

  江波涛似乎一下子有些慌张,却很快地并拢了双腿。

 

  “或许是皮肤病吧?我有空去医院检查一下。”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周泽楷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牵着江波涛的手一起去了茶水间。

 

  他喜欢跟江波涛呆在一起很久了。或许不能说是喜欢,只是偏爱。就像女孩子想跟闺蜜在一样,懵懂的单纯的情感。同时,江波涛在周泽楷心里也越来越重要,有关他的所有事情。

 

  “你要小心。”周泽楷把热水倒进自己的老干部大茶缸里,“别碰。”

 

  “谢谢小周。”江波涛笑笑,“如果能给我个签名就更好了。”

 

  周泽楷有些害羞地摇摇头,算是不想接上这个话头。随后,琐碎的生活片段让他渐渐把这件事情置于心中没有那么重要的地方。江波涛看上去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将轮回梳理得井井有条。

 

  事情真正变得奇怪起来,是在第二天。江波涛没有来食堂吃早饭。他一向都是很准时的,在轮回工作的这几天从未迟到过。

 

  周泽楷决定拎着快凉的小笼包去找他。他的宿舍离周泽楷的并不远。轮回战队财大气粗,在俱乐部内部设计了几套完整的公寓。江波涛就住在周泽楷隔壁不远。

 

  而他打开江波涛的房门的时候,闻到了海潮的味道。刚刚吃完早餐的周泽楷差点喉咙一酸吐了出来。

 

  整个客厅空无一人,整洁光亮。空气咸苦而涩。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121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