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我答应你的求婚❤

+去年十一月发在十区的第一篇周江,现在看起来不管是角色理解~还是剧情都挺白的,总之注意一下……算是游戏的灵感雏形?

+其实13年上半年就萌周江了但是一直没有下手,待我意识之时大局之势已定,苍天啊大地啊!

+有番外,不虐【。

 

江波涛最近的梦总是显得过于真实。

 

  他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间接性做如此真实而具体的梦。那些梦大多数是和荣耀相关的片段,或许是百花的于锋和蓝雨的黄少天的擂台交战,或许是微草的高英杰和虚空的李迅在团队战里互殴,甚至有一次,是叶修的退役发布会。

 

  梦里的叶修比他记忆里似乎要憔悴了一些。他一脸调笑地说我荣耀还能打十年,可是一直呆着不走也太欺负新人了。苏沐橙的眼睛红红的,陈果连出场都没有出场。几个新人坐成并排,虽然掩盖不住伤心却也在眼神里带着对兴欣未来的热情。江波涛的视角很好,他可以看见每一个人的表情,几个新秀似乎比他印象中的要成熟些——这倒是让他有点意外,江波涛从来以观察细致入微出名。

 

  那一天他醒来之后显得有些疲乏,那场退役发布会所承载的感情和信息量似乎真的有些太多了,几个新秀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哭泣让他特别印象深刻。周泽楷很担心地看着他,他笑着摇摇头亲了周泽楷一口,而周泽楷也腼腆地把手和他的手交错,冰凉的嘴唇和冰凉的手指让他觉得有些害羞。

 

  接下来的时间他也没怎么在意这件事,以为长时间没有休息的训练让他的脑子都变得怪怪的。他一如往常地训练,一如往常地休息。轮回也一如往常,杜明因为暗恋唐柔老被人开玩笑,方明华有些妻管严老是喜欢接电话,孙翔老是试图把小熊饼干藏在训练室机箱后面然后被吴启偷吃,周泽楷总是偷偷地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亲亲蹭蹭他。

 

  这些平常的一切让江波涛很快地忘记了那些奇怪的梦。直至过了大概不知道几天,他又重新做了那样的梦。这一次的梦里,孙翔把他之前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用红色的发卡夹了起来,站在轮回训练室门口的贩卖机前试图把自己被吞的硬币摇出来。江波涛的视角摇晃着,似乎是在慢慢走近孙翔。孙翔却一直没有注意到他,专心致志并咬牙切齿地看着贩卖机。

 

  他醒来之后趁着训练的间隙拐弯抹角地问孙翔喜不喜欢发卡,孙翔正忐忑着前几天被江波涛发现又在训练时间吃小熊饼干,想着是不是什么新的惩罚措施着急地回答不喜欢不喜欢。

 

  结果这一场谈话偏偏让经过门口的周泽楷听到了,结果江波涛第二天就看见周泽楷头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小花发卡,还有些犹豫的问自己喜不喜欢。江波涛被逗到笑的发抖,最后那个发卡戳遍了江波涛身上的所有敏感点。

 

  结果,那个红色发卡的孙翔也没有引起江波涛的特别注意。直到第三次他梦见了霸图。他梦见的是新人宋奇英的擂台赛。江波涛这一次居然是他的队友。他站在预备席看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发现宋奇英换了三件银装。

 

  他这一次是半夜惊醒的,手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凉。他想了想还是爬到了距离不远的周泽楷床上。这一次他睡到了天亮。太阳升起的时候被生物钟唤醒的周泽楷看见江波涛在自己身边睡的香甜,一下子想动又不敢动。最后江波涛醒来的时候看见周泽楷很紧张地装睡。

 

  江波涛又笑了。他和周泽楷一起的时候总是笑,因为周泽楷永远无法隐藏自己的想法。这一点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满足。

 

  他们起床之后才得知今天居然是难得的休息。周泽楷长得帅又算是名人,周末出门总是怕被人发现,所以两人索性呆在轮回陪着杜明看了一场忠犬八公的故事。杜明最近总是看和单相思有关的电影,走火入魔到把人类单相思都看完了开始看忠犬八公这样的宠物单相思,最后杜明看着在车站的八公哭的泪流满面,发凉的泪水和鼻涕在江波涛袖子上糊成一团,搞的江波涛最后简直想把这件衣服脱下来送给他。而周泽楷在旁边看的眼睛红红的,江波涛只好死命夸奖他至少没有哭出来,还在杜明飘回寝室之后给周泽楷念言情小说网站上的温馨小白甜文。

 

  念的时候江波涛走起神来。自己和周泽楷到底交往了多久呢?他倒是还记得当时周泽楷和他告白用了两个小时,最后上床也用了两个小时。最后周泽楷听完之后终于满足地睡下了,江波涛却想到了自己当时怎么和周泽楷相遇的。

 

  那时候还是冬天。周泽楷迷路了,红红的鼻头和被围巾挡住了一大半的脸让江波涛几乎认不出是谁。他那时候还在贺武,周泽楷则是一个新秀。他一边喊着周前辈一遍把他送回了轮回住的酒店,周泽楷很感激地看着他并且给自己送了一颗薄荷糖。

 

  说起来那颗薄荷糖到底是什么牌子?江波涛想着模模糊糊地沉入了梦乡。这一次的梦有些让他喘不过气来。镜头很急促,他在剧烈摇晃的视线中看见了一张报纸。那是S市的一个小小的书店,门口有一只三花的母猫,是轮回门口那家。书店里站着放学的学生和穿着轮回周边卫衣的年轻人。年轻人似乎很悲伤,他的身子挡住了他在看的电竞周刊的一半。但是江波涛似乎认出来了他在看什么。

 

  他醒的很快,黑漆漆的天花板和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漂亮又凛冽。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地听不见呼吸声。他下床又走到周泽楷的床前。从他的额头开始摸起,蓬松的柔软的发丝毛茸茸的,让他的手心有些痒。常年不出门的皮肤白白净净的。周泽楷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江波涛边摸边觉得他长得比报纸上那些明星帅气多了。他从锁骨那里摸下去。

 

  周泽楷没有醒。手心下胸口的温度似乎很冰冷又似乎不是。江波涛笑了笑,又好好盖回周泽楷的被子,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周泽楷和江波涛又在差不多的时间醒过来。他们隔着一条窄窄的走道互相望着,端详对方在阳光照射下的脸庞,然后又开始笑起来。然后江波涛把眼睛眯起来说,小周,今天我们过的特别一点好不好?

 

  周泽楷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却又像明白了什么。江波涛跨在周泽楷身上,然后滚在一张床上,互相了解的两个人的结合如同干柴烈火。气喘吁吁的江波涛满足地亲吻着周泽楷不知所措的嘴唇。完事之后,江波涛从被窝爬起来,到衣柜里面挑出来那件几乎没穿过几次的白色西装,周泽楷从一个连江波涛都不知道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件似乎很贵的西服。江波涛毫不害羞地换了衣服,然后看见周泽楷穿着那件帅气的黑色西服站在那里十分挺拔,却似乎有点伤心。

 

  江波涛说,小周,这件衣服真的很合身啊。周泽楷本来人长得就英俊,那贴身定做的西服穿在他身上十分好看。他断断续续地说,我……特别想穿给你看一次。

 

  江波涛笑嘻嘻说,我是挺想看的。然后他们走出了房间的门口。今天的轮回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不见了。窗外的阳光灿烂的要命,树荫在风的吹拂下摇摆。周泽楷和江波涛牵着手走在走廊上。然后江波涛说,小周,我给你做一次饭好不好?周泽楷脸红红的答应了。他们走到厨房,周泽楷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江波涛走进去打量着干净一新的厨房。冰箱里的食材意外地很多,江波涛又切又煮,还差点把自己呛到。周泽楷赶忙跑过去帮忙,江波涛却有些不好意思。最后端出来的菜是油过多的鳝丝和毛蟹太多的毛蟹年糕。周泽楷慢慢地一口一口的和江波涛面对面坐着吃。他们随口聊着家常(虽然一直都是江波涛讲话),聊到轮回,聊到荣耀,神枪手,魔剑士,很多很多。就像一个家庭一样。

 

  一个家庭。

 

  周泽楷多希望这段时间有停止键。他看着那些菜,看着江波涛,看着自己的西服,吃着吃着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眼泪滴进碗里。江波涛走到他面前将他扶起来,一边抹着他的眼泪一边带他走到了轮回的门口。街道冷清清的,空无一人。他们一起站在轮回门口那棵树下面。

 

  当时江波涛转会来之后第一次和周泽楷说话就是在这棵树底下。记得当时周泽楷支支吾吾地想表达自己的开心和兴奋,江波涛微笑着帮他说完了话。那时候是冬天,现在也是冬天。周泽楷泪眼朦胧地抬头看了一眼树,那树上居然在冬天里长满了绿叶。他紧紧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不要,不要走。周泽楷终于无法控制自己了,他哽咽着哭了起来。冰凉的泪水洒满了他的领子和袖子,江波涛比他矮些,他踮起脚吻住周泽楷的眼角。

 

  "小周,听话,你耽误了很多事情了........"

 

  "我......."

 

  "小周。"

 

  "我只是......."

 

  "想见我,对吧?可是小周,醒不过来的,只有我一个吧?我都记起来了,买戒指的事情也是,要出国的事情也是........还有,车祸的事情。"

 

  周泽楷狠狠抱住江波涛。他想看着江波涛笑着的脸,可是又想紧紧抱住他。江波涛将自己的头抵在他头上,周泽楷拼命擦着眼泪,他是真的真的很想看清江波涛的脸啊。

 

  "我之前就......模模糊糊感觉到了。现实中的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小周你这是哪里来的高科技?哎,这么多漏洞,你怎么觉得你能骗过我的啊?"江波涛因为想哭笑得很难看"小周,你觉得我不会发现吗?"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是抽泣着默默抱紧他。冰凉的泪水打湿了衣服,树叶纷纷飘落,就像下起了翠绿的雨一样。

 

  "小周,你一定要回去的。要不是我发现,你会一直这样下去吧?......轮回还需要你,还有你的父母,孙翔杜明他们都很担心你吧?小周,你真的,真的.........."

 

  周泽楷渐渐哭得厉害起来,狼狈地连昂贵的西服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几乎失去了站立的力气。江波涛让他靠在树上,温柔地像幼儿园老师。

 

  "小周,你再哭下去.......我会.........哎,小周,跟我做个约定,好吗?"

 

  江波涛轻柔地亲吻着周泽楷的额头,他的眼泪掉下来和周泽楷的混合到一起,冰凉的泪水彻骨的冷。

 

  "你再也,再也不要来见我了。你说,我一个江波涛,怎么舍得让你一个堂堂荣耀第一人这么费神........"

 

  说起来,可能是江波涛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嘲讽了,他又慢慢说:"小周,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小周,我已经不可能再一次站在你面前了。你明白吗?.....小周,我只是你人生的一个小小的部分。我......"

 

  "是全部啊......."

 

  周泽楷低低的沙哑的回话让江波涛呆滞了一会儿,然后他笑得非常,非常开心,"世界上总会有第二个人能读懂你的意思的......小周,谢谢你。可是,小周,我在遭遇车祸那一刻,就已经......."

 

  "他们说........"

 

  "植物人是有可能苏醒的,嗯。可是我这样已经很久了,拖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小周,我希望你能习惯没有我的生活。小周,真的谢谢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但是真的不要再来了........你还活着啊!"

 

  周泽楷已经哭的不成样子,江波涛抱紧了他,没有存在感的体温互相交融。"小周,对不起,刚才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试图套话.......只要说出那句话,你就会离开这里了吧?"

 

  周泽楷哭着惊慌地把他推远,抓着他的肩膀嘴巴里不停喊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似乎要把这辈子他所有的词汇量都用尽了。叶片不停飘落,江波涛擦干眼泪,费力露出一个微笑,红着眼睛说,"我答应你的求婚。"

 

 

End

 

<番外>枪王的浪漫

 

1

  据一位不知名的护士说,这位叫江波涛的患者——或者也不能叫患者,这么长时间的植物人医院本该将他遣回去的,但当时他的一位寡言的朋友直接给医院递了一张信用卡,他便留了下来——他长得挺帅。

 

  话说回来护士虽然没见过这位患者健康时的状态,但他仍然觉得这位患者挺帅的。但没想到他那位一直戴着大墨镜口罩的朋友在卸下伪装后,居然长得像个电影明星一样。可这位朋友实在是太为沉默,护士即便想搭话问问情况都不好交流,所以即便每天护士都趁着本职工作做完后去这间病房兜圈,但这长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在进行单向对话。

 

  直到那一天。

 

2

  护士那一天溜圈的时候,发现朋友似乎格外的紧张,给患者擦身体的时候许久没脸红过的脸又变得像是煮熟了一样。护士也注意到了他的反常,问他周先生,什么事?

 

  说起来,朋友姓周呢。长得比周杰伦要帅嘛,护士在心里感叹。

 

  “我们……”

 

  “嗯?”声音很好听嘛。

 

  “报纸。”

 

  “周先生我没听清楚,请问您是要……?”

 

  朋友沉默了十几秒,似乎是在想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想订报纸。”

 

  护士一愣,像是根本没有预料到这个要求一样。护士过一会儿才回过神,说:“啊,报纸?有的有的,不过都是老年人订的多,您也要?”

 

  朋友点点头,似乎又在心里想到了什么,很羞涩地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护士想着,哎,患者长了几根头发被他数完了吧。

 

3

  朋友拿到报纸的时候似乎很兴奋。他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幼儿园拿来的儿童安全剪刀在报纸上比划,很高兴地跟护士道谢——至少护士觉得他在道谢。

 

  然后护士就离开了。在只剩下两个人的房间里,朋友拿起了那把小剪刀,小心翼翼地剪着头版标题“结婚还是不结婚?S市单身汉特刊”

 

  他似乎不是很会用剪刀,剪的有些坑坑洼洼的,花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把结婚那两个字从长长的标题里剪下来。他又对里面的“和社区一起进步”“我市最美味的饭馆TOP10”“老年人是否需要手机”如法炮制,这一次分别剪下来的是“和”“我”以及“要”。

 

  朋友剪完后又从口袋里拿出胶棒,把那些字按顺序粘好,偷偷黏在了患者病床尾的名牌后边。

 

  现在那个名牌,前面是江波涛,后面是要和我结婚。

 

4

  后面那些报纸也没有白费。据护士的观察,朋友似乎在用报纸练习口语。

 

  护士简直开始怀疑这个朋友是不是中国人。他的训练方法是看一遍报纸照着念一遍,然后再试图复述一遍故事内容情节。他说的很慢,又磕磕巴巴的,还经常停下来想很久。即使后来知道了朋友是百分百的S市人之后,护士还是有些怀疑。

 

  幸好这间病房比较贵,这个区域整个都没什么人。不然这位朋友除了照顾患者就从早磕巴到晚,要不是患者听不到没法抱怨,不然早就发飙了吧。

 

  说起来,朋友估计是想让患者发飙吧。

 

5

  朋友的口语练习不知道持续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从早晨到晚上,从春季到冬季。在他们窗口的那棵树都已经建过几个鸟巢了。

 

  在朋友磕磕巴巴地念着“知心栏目,迅哥……我有个问题,很不好意思,不敢问同学,要问你。我想给,我初恋的小红求婚,感觉是什么呢? 迅哥回答:小朋友,初,初恋不一定要结婚,但是如果真的要求婚,的话……就照迅哥的说!小红,我以后一定对你好,不管什么作业都借你抄,考试,就算被罚也要给你作弊,以后你被罚什么,我就帮你做什么。就算你被同桌揍成猪头,我也……还是喜欢你!小红……你愿意嫁给我吗?”

 

  夕阳的余晖就如同散不尽一样透着光。朋友一口气念完之后似乎有些累,却在突然感到手心里患者的手回握住了他的。朋友赶紧抛下报纸两手抓紧患者的手跪在床前,橙色的光芒笼罩在他充满了惊慌的脸上。

 

  患者睁开眼睛用的时间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他好久没睁开眼睛了,眼睛一时受光刺激居然有点受不了。朋友激动地眼睛里满是泪水,却还是舍不得腾出手来擦,紧紧握着患者的手,感觉着患者连自己都陌生的肌肉运动。然后患者虚弱了笑了笑,说,“小红愿意。”

 

  朋友赶紧把脖子上挂了不知道多久的戒指取下来,又哭又笑又颤抖地戴到患者的手上。护士偷偷站在门外想,要是有个帅哥跟我这么求婚,不说叫我小红,叫我郭德纲我也愿意弯。

 

END


评论 ( 54 )
热度 ( 289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