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番外二)

 +说好的傻白甜番外~❤不擅长写反正就这样吧【……

+一千粉了!敲锣打鼓!谢谢各位!

+平行世界俩人都活过来了战争也结束了也都改革开放了……

 

  两千个字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最近有点不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清楚,恰巧碰到最近单位加班成性,他也是早出晚归累得很。周泽楷最近拿军功换了三个月的假期,整天呆在家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江波涛只好每天做完饭放在冰箱让周泽楷自己热热吃了,也没空管他。周泽楷每天笑着把他送出家门,也没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

 

  江波涛把自己的疑问压在心底。

 

  今天,加班的周期终于结束了。江波涛搭着地铁赶在晚饭前回家,却听见二楼在叮叮咣咣响。他们现在住在周泽楷去年买的一个复式小洋楼,隔音也算是好的。江波涛怀疑家里进了小偷,正在门口踌躇如何是好的时候,却看见周泽楷满脸灰尘的从楼上跑下来。

 

  “出什么事了小周?家里来小偷了吗?”

 

  “没有!”周泽楷满头大汗,汗水和灰尘混到了一起,表情有些慌张。

 

  “……真的没事?”江波涛伸手擦了擦他头上的汗,“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啊。”

 

  “没有!”周泽楷连忙答道。

  

  “……好吧。”江波涛有些不满地捏了捏周泽楷的脸颊,“去洗澡啦。”

 

  “嗯。”周泽楷飞奔着跑走了。

 

  看着周泽楷的背影,江波涛心里的疑问慢慢加深。浴室在一楼,而周泽楷刚刚在二楼。江波涛换了拖鞋,沿着楼梯慢慢往上走。

 

  二楼的第一间左手边是书房,巨大的书架和书桌占据了大约三分之二的面积,而在书桌上面还放了两台电脑。江波涛随意地走过去拉开抽屉和柜子,又四处张望着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他发觉和自己上次清扫时没什么不一样,便轻巧地离开了书房。

 

  书房的对面是家庭影院,里面摆了几个沙发靠枕和一台巨大的液晶电视。江波涛按照查看书房的顺序看了看影院,也没看到什么差别,也作罢离开。

  

  出了影院的门再往下走,是他们的卧室。江波涛最近加班也是忙,看卧室也挺干净就没怎么打理。正好,他拿出靠在墙边的吸尘器准备给地毯吸吸尘。吸尘器打开之后嗡嗡地响,过了五分钟,他抹了把汗把卧室全吸了一遍准备把吸尘器放回去,却撞倒了旁边的行李箱。江波涛记得,这个行李箱是周泽楷出差时专用的,上次他回来自己已经清空了。现在撞倒后,里面却发出了奇怪的响声,嘎拉嘎拉地响。一个小盒子从行李箱的间隙里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江波涛咽了咽口水。

 

  周泽楷很少隐瞒自己什么事,而有几次他试图隐瞒(比如伤口)也被江波涛一眼看出,但这行李箱里的东西江波涛倒是从来没注意到过。或许这就是周泽楷想要隐藏的秘密,江波涛踌躇了一下,决定走过去把小盒子捡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弯腰捡了起来。

 

  小盒子上印着大大的杜蕾斯XXL号。

 

  他满头黑线地把盒子塞回了行李箱,不想在探究行李箱里还塞了什么,赶紧把行李箱扶正。他走出卧室,绕过摆着结婚合照和三角钢琴的中庭来到接近阳台的仓库。

 

  那么秘密必然藏在那个仓库。因为周泽楷和江波涛想不出作用而被搁置的仓库里摆了一些不应季的被褥和杂物,通常是锁着的。江波涛上前扭了扭门把,惊讶地发现竟然没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离开仓库门口。周泽楷想隐瞒,那必定有什么他自己的原因,反正应该也不是什么困扰。

 

  正当他准备转身,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腰间。他转头,看见周泽楷的脸一下子放大在自己的眼前。他们家铺了地毯从而消去了脚步声,而江波涛刚才又在想事,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现在周泽楷滴着水珠赤裸着上半身,身上还留着洗澡时的水汽和热气,很认真地搂住了江波涛的腰。

 

  江波涛突然感到莫名的心虚。

 

  洗完澡的周泽楷散发着一股铁锈信息素的味道,江波涛闻惯了之后倒也不是很反感。他比江波涛要高大半个头,身上的肌肉精壮有力。江波涛有些不自在地开口问,“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脸有些红。随后,他用自己的手握住江波涛的手,然后一脸庄重地放到了门把上。江波涛不知道为什么,脸也红了起来。

 

  “小周……到底……怎么了……”

 

  周泽楷似乎下定了决心,扭开了门把,打开了房门。

 

  江波涛被眼前那灿烂的粉色给吓到了。在他眼前,是摆满了各种公仔玩偶的婴儿房。粉色的婴儿床和粉色的玩具风铃和粉色婴儿车和粉色的地毯,再加上粉色的HELLO KITTY和粉色的泰迪熊和粉色的小马,加在一起简直像一个粉色主题乐园。

 

  “小……周……”被震惊的江波涛看了半天,却有些莫名的感动。这些东西要集齐,也相当的不容易啊……他眼睛一瞟看见了衣柜里一排排的粉色小公主裙,一瞬间又觉得特别好笑。

 

  “给我……生孩子吧……”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揣摩着江波涛的态度,通红着脸小声说。

 

  “……欸,嗯……”江波涛虽然有些惊讶,却也笑着摸了摸他的脸。“原来你请了三个月的假,是为了这个啊。”

 

  “嗯……”周泽楷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紧张的脸。

 

  “生就生嘛,小周说什么我都答应。”江波涛很放松地靠在周泽楷的怀里,“也难为你准备了这么多。不过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调笑的眼神,又开始心慌了起来。这不是要反悔吧?自己也是很努力地准备了这么多等江波涛身体好起来之后才敢问的啊?

 

  “……虽然我是很理解你想要女O啦,”江波涛笑出了声,“可是我们要是生了个男A怎么办?”

 

  “O口O!!!!”

 

END

  

  


评论 ( 38 )
热度 ( 158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