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完结]【周江/ABO】第三本律法(十四)

终于写完了,好长,写得我自己累【。

全文将会做成无料在720和游戏一起发放,宣传我睡一觉大概就会出来O(∩_∩)O~~

目前还想不到有什么番外于是就酱先

完结了一起来撒个花呀!



第十四章


 “他们两个是药引。”

 

  “……药引?”

 

  “没错。你看,我和轮回一号的能力都那么强力,总不会是白来的吧?药引就是引导能力的人。结合过的个体的信息素和未结合过的闻起来不一样,Beta也懂的这个道理。我们的能力也是这样,在结合之前几乎相当于没有,只能稍稍看出来能力的类型。在结合之后,我们的腺体才真正发育成熟,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人造兵器’。”

 

  “但……有收获,就有代价。”

 

  “你说的没错。我们的体液有致命的毒素。在第三本律法里有两只羔羊被献祭,一只承担着罪孽奔向荒野,一只承担着罪孽在祭台上流尽血死去。我和轮回一号奔向荒野,而那建立在韩江二人的性命上。”

 

  “……开始与结束,获得与牺牲,错误与修正,原罪与净化,阳与阴,残忍与慈悲,Alpha与Omega。”

 

  “没错,是不是非常贴切啊?”叶老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总之,和我的结合害死了老韩,对轮回一号来说也是一样的。”

 

  “没有尝试过治疗吗?用药?”

 

  “小江有药啊,你仔细听了没有?不过他比较特别。老韩是闻不到信息素,他是压根没有。所以第一种药,是强迫他的腺体分泌信息素,而第二种能把他那脱离轨道的发情期‘归于正轨’,第三种……是延长寿命。”

 

  “延长寿命?”

 

  “轮回一号的体液是剧毒的,所以为了维持身体机能运转,江波涛只能不停吞下解毒剂来避免自己的内脏衰竭。可不管是什么药,都会让身体产生抗药性。讽刺地是,解毒剂不停地中和体液的毒素,给身体造成难以忍受的苦痛,却无法让身体对毒素产生抗药性。因为那毒素如同肿瘤,不能被做成疫苗,不能被免疫。”

 

  我倒吸一口冷气。

 

  “所以,他们最后的结果都是……”

 

  叶老瞪着我看。

 

  “死亡。”

  “死亡?那韩前辈和江同志真是……自我牺牲?”我不禁讶异。

 

  “不。”叶老说,“他们两个人的行为可以说是慈悲,但他们本人绝不是慈悲的。老韩很死板,认为上级派下来的任务一定要全力以赴,所以牺牲了自己达成了目标。江波涛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虽然他心肠不坏,但他精于算计。他虽然进了军队,却只是一个基层文职员。在我们阐明了我们的意图之后,他认为……与其牺牲一个真正的Omega或Beta,还不如让他去。”

 

  “可江同志这也是体谅他人才做出的决定吧?”

 

  “也是,可是核心思想是,他认为这样的交换是最合理的。你想想,就算他江波涛有再大的能耐,他本家会让一个被逐出家门的庶子在军队里占得一席?他的生活很压抑,背负着身为Psi——不完全特殊性别者的统称——的身份,望着毫无光明的未来。他是一个……很看得开的人。或许那一次,能让他家稍微看他一眼。”

 

  “……”故事到了这里,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抑郁感。虽说是富有浪漫色彩的故事,却冷冰冰地像是铁板一样。

 

  “怎么了?”叶老问。

 

  我踌躇了一下,道:“照你这么说,他们两个人内心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吗?他们内心没有哪怕一丝……感情?”

 

  “对,没错。老韩可能从来没有对我有什么想法,江波涛对轮回一号也是同样的。很讽刺对不对?他们都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急着给我们送温暖。看来,我和轮回一号小时候都太缺关怀,所以成人之后还这么一厢情愿。”

 

  叶老原先还有些威风的脸突然变成风中残烛一样,被抽去了一身的精力。他把自己手上的烟屁股塞到了满员的烟灰缸里,招手叫姑娘来清理。

 

  “和我与老韩不一样,江波涛的那点心思……让我们输了满盘。到现在,我仍是无法忘怀。”

 

+

 

  “什么意思?”周泽楷整个人呆在那里,看着静静流淌的溪水大喊,“没人!”

 

  叶修没有直视周泽楷,只是望着远处山脉重重。他看见山的轮廓蜿蜒起伏,像是佝偻的龙。闻着潮湿的草木香味,他清了清嗓子慢慢地说,“早在前天就死了,死前叫我把他火化成灰撒进这条小溪,老林送过来的,感谢他吧。”

 

  周泽楷的脑袋里嗡嗡响,如同一千只蜜蜂都塞进了他的脑袋里。

 

  他感到温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地从眼睛里流到嘴里再流到下巴,脑子里所有的江波涛都碎成了碎片。鼻子酸的让他受不了。他冲上前,一把揪住叶修的衣领,嘶吼:“什么意思!!!”

  

  叶修似乎没有被吓到,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不懂吗?死了,留下尸体,烧成了灰,骨灰撒到了河里,要不要我给你重复一遍?”

 

  江波涛死了?

 

  这怎么可能?

 

  周泽楷大喊着狠狠揪住叶修的衣领,随后改用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叶修顶着窒息的痛苦眼疾手快地从怀里抽出一把枪,果断地照着周泽楷左手臂打了一子弹。

 

  阵阵酥麻从周泽楷的手臂上传过来,让他迫不得已松开了自己的手。叶修退后几步,往他腿上打了一枪,瞬间,麻痹感侵袭了周泽楷的右腿,使得他不得不跪在溪边。

 

  “冷静一下,轮回一号。一切没有你想得那么可怕。”叶修一脸严肃地举着手枪对他说,“你听听他的遗言,冷静好吗?”

 

  仿佛失去了灵魂的男人跪在溪边,花着全身的力气嘶吼,似乎根本没听见叶修的话。叶修在他扭曲的五官上看到了眼泪,摇摇头,开了口。

 

  “他死前说了,他不过是你人生的一个过客,希望你能抛下他,继续为国争光……你是一个军人,一个兵器,轮回一号。”

 

  周泽楷在他说了一半的时候就瞪大眼睛看着他,嗓子里没了音。充满血丝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雾。

 

  叶修停顿了一下,说:“不要挂念他这个人。他不过就是为了引出你能力而接近你的药引而已。”

 

  周泽楷没有说话,眼睛继续那么死死地盯着叶修,眼神却不知道望到了哪里。

 

  “如果你进入真实的社会,你会发现江波涛不过是一个最低级的,最无耻的,最无可救药的自我主义者。不要相信自己的错觉,更不要相信那一个月的陪伴会是什么真情实感。他,不过是一个器械,一块废铁做出的最有用的器械。”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叶修,如果不是涨红的脸和满脸的泪水,他就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呆滞,懵懂。

 

  叶修叹了口气,一只手仍举着枪,另一只手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件小东西。

 

  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东西看。

 

 

  “……梦醒了,你总是要面对现实的。”叶修走过去,慢慢展开了他的手掌。那是一朵草编的野花,它仍是保持着周泽楷送给江波涛时的样子,柔弱而美丽,精巧而细致。材质的粗糙并不能影响他的观瞻,反而给它带来了更深一层余韵。

 

  周泽楷颤抖地接过了它。许久,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那喊声似乎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不可思议的高频让叶修感到眩晕。声音在整个山谷里回响,使叶修不得不塞起自己的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吼叫持续了很多时间,持续到周泽楷的嗓子真正沙哑地喊不出声为止。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塞住耳朵的手放下。正当叶修想要走近敲击他让他晕过去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弥漫了整座山谷。

 

  那是周泽楷的信息素。过于浓烈的气味像是要在空气中凝为雾气,叶修不慎吸了一口进去之后竟然干呕了一下。

 

  周泽楷的眼睛发红,瞪着叶修看。他的脸似乎完全脱离了控制,只是僵在那里放任眼泪流下来。还在震惊中的叶修有些慌乱地看着他,随即明白了他的意图。

 

  “妈的,轮回一号,你给我停下!”叶修大喊,走过去狠狠地给周泽楷颈椎来了一拳,那力道甚至能阻止一辆卡车。叶修想让周泽楷就此瘫痪几日再修复。

 

  随后,他注意到,山谷里原先还此起彼伏的鸟叫声都消失了,整片山谷像死去了一样寂静。

 

  周泽楷没有昏过去,他呆呆地跪在地上,像是在想些什么。叶修压下自己心中的焦躁看着他,他知道周泽楷那致命的信息素很快就会侵袭到外界去,而它将害死成千上万的平民。

 

 “轮回一号,冷静一点!周泽楷!”叶修难得地慌乱,咬牙看着周泽楷。叶修是个聪明人,但这一次他的确完全没有预料到。他只好再举起放在怀里的那把手枪。手枪里装了四颗麻醉弹和一颗真弹,他以为最坏的情况是用完四颗麻醉弹,却没想到自己将要面临使用这最后一根保险栓的情况。

 

  “轮回一号,你再不停下,我可要射击了!!”叶修走到几步开外对准他的胸口。

 

  他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一边是无数平凡人的性命,一边是一个精心培育十八年的人造兵器。不管哪一方死亡,对他来说都是极其棘手的——但若是从人道主义考虑,后一个必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杀了我。”

 

  周泽楷用完全变调的声音低声说。

 

  “什么?”叶修竭力地分析着他每一句话。

 

  “杀了我。我的毒,没法杀了我自己。”周泽楷说的很平静。他就那么乖乖地跪在那里,不像是一个在分秒之间就杀死成百上千人的兵器。叶修看到他的眼睛里弥漫着绝望,寂寞,痛苦,而更多的,像是深深的无奈。

 

  叶修吸了口气,说:“杀了你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我会杀别人。”周泽楷用像是吃饭的语气说着。他用那张脸看着叶修,一张叶修无比熟悉却陌生的脸。

 

  叶修感到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消逝,而自己延迟开枪的每一刻都会有无数的人被残忍地杀害。

 

  他的手机在口袋里嗡嗡作响,铃声是他最少听到的那种。那是除了他没有人知道的,只在最危急的时刻才会使用的警铃。

 

  他把弹匣里的子弹换成了真弹,对准周泽楷的胸口。

 

  叶修扣动了扳机。

 

 “永别了,轮回一号……周泽楷。”

 

  砰。

 

  一声巨响和巨大的后坐力让叶修瞬间有些脱离现实。虽然外表还保持镇定,但开枪之后他也瞬间脱力地坐在了地上。嘴唇被他咬出了血。

 

  在他面前,周泽楷缓缓倒下,飞奔的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让他的胸口飞溅出红色的血花。他的身体倒在了小溪的浅滩,他歪头,看见自己身上深红色的血像是一条支流一样汹涌地涌进了小溪,染红了小溪原本清澈见底的水。阳光照在血流之上,闪耀着刺眼的光。

 

  他看着那一片红色迅速的扩大,然后又被小溪涓涓的水流不断冲散。血腥味在那刹那之间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大自然的气味又瞬间地复苏了起来。

 

  周泽楷感到生命在一丝一丝地抽离自己的身体。原本心脏的痛楚和内心的痛楚也慢慢地消失不见,只剩下昏暗的视野里一片浅蓝色的天。他看见白色的云彩,肆意地变换着形态。

 

  周泽楷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解决难以忍受的痛苦的办法,是因为之前没有遇到过那种痛苦。所以,他,作为初学者,他选择了最为直接的一条路。

 

  若是能和你去到同一个地方。

  

 +

 

  我有些苦涩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笔记,看着叶老慢慢地打开那个盒子。盒子没有上锁,只是许久都没有被开封,发出了一声不悦的声响。

 

  盒子很小,里面摆着那朵草编的野花。当时编的时候就用的是枯草,现在似乎也没有太多改变。叶老沉默地看着那朵野花,低垂着眼。

 

  良久,他开了口。

 

  “……我把轮回一号也火化了,洒在同一条溪里。上头只叫我销毁证据,没叫我用什么方法。”他无奈地笑笑,“这件东西,我自己带回来了。”

 

  我不禁问:“为什么……?”

 

  他抬头,说:“本来我也想让它随着溪流飘下去。但……我终归是想给他们留个纪念。这两个人的故事,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老林前几年过世了,老病根,只是第一次让他变成了司机,最后一次直接让他断了气。”

 

  “可是,留不留,不是一样吗?”我问完之后又有些懊悔。

 

  “是,没什么不一样。”叶老说,“忘却才是真正的死亡……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留了下来。”

 

  我咬了咬嘴唇,“为了纪念一个悲剧。”

 

  他用余光看了我一眼,“为了纪念一段往事。一个过于看低自己的凡人,和一把过于偏执的兵器。”

 

  我不知道哪里又惹恼了他,莫名惭愧。他把盒子合上,站了起来。

 

  “好了,故事也讲完了,咱们来活动一下筋骨吧。”他夸张地摆了摆手,走到了门口,“咱们去初遇的地方逛逛。”

 

  我赶紧跨步跟上他。

 

  他一声不吭地走到了墓园。天色已经近黄昏,温暖的夕阳光像是给墓园披上了一层金箔。叶老静静地走在墓园的石板路上,微微弓着的背昭示着英雄垂暮的故事。

 

  他走到了两座墓碑前。

 

  墓碑前的花仍是怒放着,白色的玫瑰。他弯下腰,轻轻拿起了那束玫瑰。我得以看到那两座碑石上刻着的那一行极小的字。

 

  [亲爱的故友] 

 



评论 ( 60 )
热度 ( 191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