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十)

瓦在想要不要完结之后整理一个电子小说,还是用橙光(简单嘛),有人有兴趣吗……

有兴趣的话我研究一下,容易做就做做!

第十章

 

 

  我不知道那一刻在我心中一闪而过的感情是什么,或许是同情吧。

 

  叶老清了清嗓子,继续讲了下去。

 

+

 

 

  叶修熟门熟路地打开了灯,把周泽楷固定到左数第二个机器上,绑好了束缚带。

 

  “轮回一号,信息素这个东西啊,其实是可以控制的。”叶修说,“而且和你的……发情期,发情期他们教了吗?没有?哦,就是特别想上一个Omega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太大关系的。”

 

  周泽楷就像没听见一样呆呆地看着叶修。这个计划对他来说有些过于突然。

 

  “听得到吗?轮回一号?”叶修跑到机器后面调整了一下束缚带松紧度,然后启动了机器。面板的灯亮了起来,发出了嗡嗡声。叶修操作了几下,一根大拇指粗细管子从周泽楷的肩膀上方伸了出来,管子的前段用半透明的罩子盖着。叶修走过去打开罩子,让里面无数根细小的银针露了出来。

 

  “看来你现在是听不进去……不过这也不要你自己做什么,我还是操作完再给你解释吧。”叶修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两个海绵耳塞塞到自己耳朵里,叼着烟按下了按钮。“我以前也被这么搞过,有点疼,忍忍。哦对了,这个不能忘。”

 

  叶修从控制面板下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被嚼烂的布条,捏住周泽楷的脸颊往他嘴巴里塞。塞完之后,叶修往后退了好几步。

 

  几声警告似的鸣叫过后,管子自转了几下,银针开始有序的伸缩。一眨眼,管子一个猛扎嵌入了周泽楷的腺体。

 

  “嘶————————”瞬间的剧痛让周泽楷咬紧了在牙关之间的布条。腺体是每一个Alpha和Omega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也是感觉神经最密集的地方。无数个银针扎进来的感觉就像是硬生生地把他撕成碎片,让他颤栗。

 

  叶修一脸平静地看着他,站在他背后的面板自顾自地操作者。周泽楷感觉到那些银针开始动作,像是在捣烂他的皮肤和肌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周泽楷被布条塞住嘴巴,无法发出吼叫,只好任由发声的冲动被堵在喉咙里。在银针在里面捣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叶修操作着从周泽楷的身体里拔出了管子。

 

  管子上的银针上沾满了血,甚至滴到了周泽楷自己的身上。叶修用钳子把周泽楷嘴巴里的布条取下来,看着他不断颤抖的嘴唇和满身的冷汗。

 

  “轮回一号,这事儿不是我不够义气,实验室那群人不肯在我们身上浪费麻药。”似乎是因为这里禁火,叶修不敢点燃嘴里的烟,只好咬着烟含糊地说道,“你休息一下,还有一回。”

 

  周泽楷被痛觉刺激地快要昏了过去,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昏过去就没效果了啊,别辜负小江的期望,周泽楷。”叶修慢慢地说,“他走到这一步,都是为了现在。”

 

  周泽楷竭尽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满口血腥味。

 

  叶修很无奈地把布条塞回了周泽楷的嘴巴,转身开了机器。

 

  管子再一次嵌入了周泽楷的腺体。,一次的动作比刚才还要快一些。无数的小针开始慢慢地顺时针旋转,扭曲了那一片的皮肉。

 

  好痛。

 

  好痛。

 

  好痛。

 

  痛的就像全身只有那么一片有感觉一样。感觉神经被完全的摧毁,周泽楷被刺激地忘了呼吸,整张脸都开始发紫,叶修只好从旁边拉了一个氧气罩才让情况有所缓和。

 

  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不停地顺时针逆时针扭动的银针们才终于离开周泽楷的身体。叶修擦干净银针又塞上了盖子。

 

  “轮回一号,好好休息吧。”叶修从口袋里拿出用小塑料袋装着的十片大小不一的白色药片,捏住周泽楷的双颊投到他嘴巴里。随后,他转身到仓库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打开给周泽楷灌了一口。

 

  周泽楷似乎没有力气吞咽,叶修猛拍了一下他的下颚让他咽了下去。

 

  在做完这一切后,周泽楷的头低垂着,被冷汗浸湿的头发一丝丝垂下来挡住他的视线。脑袋嗡嗡的,耳朵里也嗡嗡的。

 

  “轮回一号,重复一下任务。”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便条确认,随即照本宣科地说。

 

  “掌握信息素收发……用,有毒的信息素,上阵杀敌。”

 

  “很好。”叶修照着念,“轮回一号,我们为了培养你,花了十八年。从受精卵到成人,我们花费了无数精力和经费在你身上。你是我们的希望,更是我们所渴求的英雄。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些,努力地为我们服务。”

 

  周泽楷想点头,却只是歪了一下头。

 

  叶修把便条揉成一个纸团隔空丢到垃圾桶里,“根本就是抄的,这群人行不行啊。轮回一号,我给你总结一下,忠诚,只需要忠诚。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你的人生的意义就只是为了上头消灭敌人而已。我是‘司令塔’,而你是‘猎人’。轮回一号,闻不到信息素的Alpha和Omega都死了,我们对你的最低的要求是屠杀你信息素覆盖范围的所有敌人——除了Beta,不过他们也就是记者。”

 

  叶修摆了摆手。

 

  周泽楷还是低垂着头,不知道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叶修也丝毫不在意,关了机器之后自顾自地爬上了地面。周泽楷努力抬头望着他,却只在他消失在他视野中的前一刻听到最后一句话。

 

  “不要忘了,12月25日。林敬言会来接你们……我晚上还有会议,先回去了。”

 

  周泽楷像具尸体一样躺在机器上。伤口是由无数个银针扎出来的针孔,出血量并不大,一会儿就开始结痂。没过多久,江波涛用手撑着墙壁慢慢走了下来。

 

  “小周。”他喊着,把对方的束缚带解开。勒出的红痕像是周泽楷手腕上的链子。

 

  江波涛把他抱在怀里,一遍一遍摸着他那结痂的伤痕。周泽楷一动不动地靠在他怀里。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周泽楷沙哑地呢喃。

 

  江波涛无奈地笑了笑,从周泽楷的仓库里拖了两床被子铺在了地下室的空地上。然后,他打了一盆温水,学着周泽楷以前的行为——给周泽楷擦身体。

 

  周泽楷的身体很结实,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江波涛擦的很有耐心,也很仔细,像是在对待自己的爱枪一样。擦完之后,他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再次回到地面上。

 

  周泽楷却恰好在他准备抬脚离开的时候睁开了眼。

 

  “不要离开。”周泽楷小声说。

 

  “你一个人好好休息,离你上战场的日子不远了。”

 

  “不要离开。”

 

  江波涛有些无奈地把东西都放下,“我不走。”

 

  周泽楷这才满意,哼哼了几声翻了个身。他的自愈能力比江波涛好了太多,估计再过几十分钟又是活蹦乱跳的。

 

  “不要离开我。”

 

  “一辈子。”

 

  江波涛哈哈笑了几声,“好好好,不离开。”

 

  周泽楷还是放心不下,有些烦躁地翻来翻去。江波涛见状,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又用左手抬起了周泽楷的右手。

 

  “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的话,我们做个拉钩约定好吗?”他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只要在我的有生之年,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他把两人的小指勾在一起。

 

  “不过,战场你还是要一个人上。”江波涛笑道。

 

  “好。”周泽楷看了看两人的小指,才有些高兴地点点头。但江波涛看出来了,他仍是有一些郁郁寡欢。

 

  江波涛转了转眼珠,突然扒开了周泽楷的被子,钻了进去。周泽楷被吓了一跳,脸慢慢红了起来。

 

  “叶神是不是给你调整了信息素的收发机能?你别怪他,这个实验要等你的腺体完全发育成熟之后才能做的。”江波涛趴在周泽楷身上说,“你不介意让我先来试试吧?”

 

  江波涛舔了舔他结痂的伤痕,褪下了两人的裤子,骑在了周泽楷身上。他身上的伤口也都几乎都长出了新的皮肤,拉扯的时候也不会再痛了。

 

  “你可不准动。”江波涛摸了摸湿漉漉的那个地方,对准之后自己坐了下去。

 

  周泽楷害羞地躺在那里,不停地眨眼。他用意识控制住了信息素的爆发,从而显得江波涛的信息素比平常更浓了一些。江波涛上身穿的整整齐齐,下半身却不停地耸动,潮红的脸就像盛开的花。

 

 

  

 

+

 

  我停下了笔。

 

  叶老说到这里,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他抬头,望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林。在这个季节,一部分的树叶渐渐变红,而剩下的还是保持着浓绿色。

 

  “12月25日,是什么节日?”他问。

 

  “圣诞节。”没等他开口,我继续接下去,“为了纪念耶稣的降生。”

 

  “对,你给我唱首歌呗?圣诞快乐。”

 

  我有些尴尬,却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给他唱了起来。唱了大约一两句,他受不了地让我停了下来。我满脸害臊,他哈哈大笑。

  


评论 ( 45 )
热度 ( 104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