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六)

这么长到底看不看的下去啊【

本来想说按着大纲每章写三千三十章,可是最近发现大纲太贫瘠老凑字数,我决定以后放荡不羁想写多少写多少也不管啥时候完结!

第六章 


笔记本很薄,内页用的是再生纸,看上去相当的便宜。周泽楷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就只有开头两页写了字。

 

  第一页写着几个长短不一的药名。周泽楷被教过一些药理知识,一个一个地细看那长长一串的名字。第一个的用量是一次两片,带有信息素强度增幅的作用。第二个的用量是三片,似乎类似于常说的O哥。最后一个的名字最复杂,似乎不是市面上流通的任何一种药物而是出自实验室的化学药剂。周泽楷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些养生保健的成分。

 

  其实周泽楷早就知道,江波涛是一个与众不同的Omega。他没有无时不刻地散发着诱人的信息素,也没有一个神志不清流水不止的发情期,更不担心自己会不会怀孕。从外表和生活习性来看,他更像一个Beta。但毫无疑问地,他拥有可以诱惑Alpha的气味,也有着和所有Omega一样的生殖腔。白衣人也只告诉了他会有一个Omega会与自己作伴,其他一切什么都没有交代。

 

  他习惯了无知,江波涛的一切却让他好奇。

 

  他翻到第二页,第二页上面潦草的写了一句“12月25日”。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江波涛会离开自己吗?还是他们两个人会一起离开呢?周泽楷有些苦恼。

 

  在他的身后,江波涛还在安然睡着。周泽楷的烦恼无法自己解决,只好另寻些事情做。他想起江波涛来的那一天曾经给他一个本子拿来练习写字,他便在房子里开始找,最后在床尾的夹缝里找到它。本子比江波涛自己的要厚些,却没有打格子。周泽楷拿起江波涛行李箱里的自动铅笔,端了个小板凳坐在了床边。

 

  他不知道画些什么,转头一看江波涛睡的正香,便有些甜蜜地想画一画他的肖像。没有人教过他怎么画画,所以他只好凭直觉。他细细观察江波涛在阳光下的脸,看着看着便笑出声来。

 

  他想画江波涛的眼睛。他的眼睛里似乎总是倒映着他,温和细腻如水。可现在他看不到他的眼睛,所以只好从眼睫毛画起。江波涛的眼睫毛不短不长却很翘,显得有一分顽皮。接下来他先画脸。有些瘦削却依旧轮廓柔和的脸。然后是鼻子,鼻子不是很挺,但是鼻头却是好看的形状。嘴唇有些薄,却从来不显刻薄。

 

  江波涛真的是长得很普通的人。和人工生产的周泽楷不一样,他长得很普通,丢到人群里也只是气质好些的一个普通青年。但周泽楷越画越有劲,画完一张从侧面观察的再画一张倒着观察的,画完一张倒着观察的再画一张正着的,几乎用掉了本子的一半。

 

  整整那么一个上午,房间里只回响着沙沙的铅笔声响。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见到周泽楷靠在他的床边扭着身子睡着了,手里还拿着自动铅笔和半打开的笔记本。他轻轻地拿起来看,看见自己的各式各样角度的睡脸。周泽楷虽然以前从没画过画,却是把江波涛画的极为生动。江波涛不禁笑出声来,恰好把周泽楷从浅眠中唤醒。

 

  “小江……”周泽楷睁着惺忪的睡眼看着江波涛。

 

  “醒了吗?”江波涛笑着摸了摸周泽楷的头,“画的很好哦。”

 

  “……嗯,谢谢。”周泽楷害羞了,抱住江波涛埋在他的怀里。江波涛用双臂绕过周泽楷像个撒娇小孩一样绑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翻页一边说,“真的画的很好……”

 

  “我啊,照照片的时候都是站在最边角的那个。”江波涛说到一半自顾自的笑起来,“大家也不是故意看不见我,就是我不大引人注意。小周知道学校吗?”

 

  “不是很清楚……”

 

  “学校里呢,一个老师会管四十多个学生。老师特别注意很好的学生和很坏的学生,很好的学生她会着重表扬并且有意栽培,坏的学生她会用心矫正并且悉心辅导。我呢,我从小就不好不坏,既没有好到让老师表扬我,也没有差到让老师批评我。还好我人缘比较好,后来当上了宣传委员,不然大家可能都要忘记我了。”江波涛说,“真怀念啊……学校。”

 

  “别怕,”周泽楷说,“我记得你。”

 

  江波涛哈哈笑出声,“好呀,我就指望着你记得我啦。”

 

  他顺着往下说,“我也会记得你的。你一定会变成……我们所仰望的英雄,一个大家都喜欢的英雄。”

 

  周泽楷突然觉得以前受过的苦都挺值得的,“那你呢?”

 

  “我?你关心我做什么?”

 

  “关心。”

 

  “……你希望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呗。”江波涛翻了翻笔记本,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落寞。

 

  说完,他轻轻推了一下周泽楷,跟他说,“我想吃你做的蒸鱼。”

 

  周泽楷赶紧点头去小溪边捉鱼,江波涛作势要跟着去,却被周泽楷拦了下来。周泽楷跑的飞快,一下子就奔到了小溪那边去。

 

  江波涛看着他的背影,直到视线里看不到周泽楷的身影,才从行李箱的夹缝里取出了电话。

 

  他的电话不是彩屏的,只是很简单的黑白屏,游戏也只有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但这丝毫不影响这个手机最核心的功能——打电话。江波涛按下了1的快捷拨号,嘟嘟几声之后就被迅速接起。

 

  “喂?是叶神?”

 

  “是的,是我。我已经被他标记了。”

  

“没事,药很管用,能坚持下去。”

 

  “那么没有什么其他的我先挂了,可能小周等下就要回来了……被他撞见总是有些不好。”

 

  “嗯?您说……后悔吗?怎么会呢,这是基本素质嘛。”

 

  “……好的,那么我挂了。”

 

  江波涛刚把手机塞回行李箱,周泽楷就提着一条肥美的活鱼回来了。他回来什么都没说,就赶紧跑到灶台那里去处理鱼。自从江波涛来了之后,他就学会了除内脏和刮鳞。他学什么都很快,又都很有天赋,这是让江波涛最羡慕的。

 

  他把鱼都处理好,洒上盐和除味的几根野生香料就盖到了锅子里。下一步他又开始淘米,想要开始做饭。柴火烧得很旺,江波涛闻到鱼的香味慢慢从锅子里传出来。

 

  到12月25日之前,要是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就好了。他希望能尽力给周泽楷很多,让周泽楷活的更开心,但又惧怕周泽楷对他的依赖越来越深。本来封闭的环境就很容易让人对自己身边的活物产生依赖和相恋的错觉,即使他们结合了,江波涛也并不希望周泽楷真心诚意地爱上自己。

 

  周泽楷不应该爱上任何一个人,自己所能给的也只是短暂的梦境。当梦醒了之后,周泽楷必须抛下自己独自上路,从过于温柔过于单纯的梦境中醒来。

 

  正当江波涛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周泽楷从灶台前转过头来看了江波涛一眼,似乎像要确认对方的存在。江波涛正好有些发愣地看着他,他便咧嘴一笑,露出白色的牙齿:“马上。”

 

+

 

  故事讲到现在,我有些发困。

 

  叶老讲故事很慢,还带着故弄玄虚的调子,说实话我一开始的热情已经有些冷却,进入了思维的倦怠期。叶老似乎看出了我细微的不认真,把烟斗往桌子上一磕,问:“你知道当年,在H省的那个案子吗?”

 

  “……有些印象。”我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那时候我似乎还没出生,但是家父讲过,那地方靠近前线,他当时在M乡落脚,然后一下子听说同省一个市下属镇发生了件奇事,死了好多老百姓,但是政府军队似乎都是轻微的反应,没有死人……后来这个消息应该是被上头封锁了,一般人都不知道,家父也只知道死了好多人,当时还有M乡人的亲戚在那里,上头却连白喜事也不让办。”

 

  “看来你爸还是有点能耐嘛,”叶老又抽了一口,“这件事情是不是很有疑点?”

 

  “您是说?”

 

  “一,为什么军队的人没有死?二,从来没有听说这个镇有什么军事活动,怎么会突然死那么多人?三,如果只是单纯的案件,那么这件事情有大费周章去封口的必要吗?”

 

   我咽了一口口水,这件事情我一直都当一个故事,一个永远不会得到解答的,茶余饭后的故事,却没想到能意外地在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您是说,这件事情后面有一些……隐情?”

 

  “不是一些,是很多。”叶老擦了擦掌,叫姑娘再给他续一杯茶,老普洱。

 

  他在这个时间点说这件事,说明这件事必然和“周泽楷”“江波涛”有一些联系,可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一个A和一个O在大山里谈恋爱到底会对这件被埋藏在历史长河的事情会有什么影响。“周泽楷”的身世纵然是个迷,也和军队有些关系,可我却始终找不到那个可以将这个故事里的小帅哥和一件惨案联系到一起的那根绳子。

 

  叶老看着我有些苦恼的样子,似乎很满意。

 

“听我慢慢说吧。”


评论 ( 28 )
热度 ( 99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