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四)

一句话韩叶

从下一章开始加快走剧情……吧!

第四章

 

  “生日快乐,周泽楷。”

 

  周泽楷被迫认真地在自己的床上面壁了许久之后,终于得到转过头的许可。他刚刚转过头,便看见江波涛手里拿着一个花环。花环是他们家门口的小野菊花编成的,白色花瓣夹着黄色的花心显得尤其可爱。

 

  江波涛的表情很认真,像是给在给一个国王加冠一样。周泽楷羞红着脸,抬头望了望江波涛。江波涛笑的真的很灿烂。

 

  “希望小周在新的一年里能过的开心。能遇到你真的很高兴。”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握紧他的手,“你知道吗?不管是谁也好,每个人都是神所爱的孩子。总会有人对你的出生心存感激,所以……”

 

  江波涛的手微微发抖。

 

  “你不要伤心。”

 

  周泽楷似懂非懂,点点头,“嗯。”

 

  他又想了一会儿,很开心地对江波涛说,“我也谢谢你。”

 

  江波涛整了整他头上的花环,“我知道了。”

 

  江波涛牵着他的手,一路把他带到门外。原来江波涛用树枝在门外那片土地上刻了一个巨大的“祝你生日快乐”。那刻痕很深,张牙舞爪地如同大地的伤痕。

 

  周泽楷觉得什么陌生的情感从自己的内心涌了上来,闭上眼睛抱住江波涛。本来他的表述能力就很差,现在更是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江波涛带给了他好多新奇的事情,周泽楷想,那些都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但是江波涛真的让他觉得很高兴。

 

  周泽楷头上戴着那个显得有些笨拙的花环,情不自禁地又想亲一亲江波涛。江波涛安静地等着他的靠近,整个世界就像摒住了呼吸一样。

 

  “哟,这么一大早的就开始谈情说爱了?”江波涛和周泽楷吓了一跳,一转头却看见一个披着军装大衣的男人。男人的嘴里叼着一根烟,笑容有些痞气却又带着几分正经。

 

  “怎么样,小周小江感情如何了啊?”男人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地吐出来。

 

  “叶,叶神……”“叶修?”两人都认出了男人的身份,有些尴尬地从对方身旁分开。

 

  “别紧张别紧张,不是来考察工作的,虽然我也挺想看看你们的发展。”叶修的刘海有些长,半挡住了他的眼睛,“——小江,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江波涛看了周泽楷一眼,对方依旧不明所以。江波涛有些犹豫地对叶修说,“明天依照我们的计划进行开始。一切必须措施都用上了,应该万无一失,我会汇报的。”

 

  叶修笑了笑,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周泽楷说:“小周别怕。你什么都不用做,这位先生一手包办,啊。”

 

  江波涛连忙笑笑,作势要挡在周泽楷前面说:“那叶神既然不是来检查的,那是来干嘛的?”

 

  叶修把烟头掐灭,抬眼看了江波涛一眼。

 

  “怎么,不欢迎我了?我现在还是你的上司吧?”

 

  “叶神说笑了,我这不是好奇嘛。”

 

  “小江你看看,这么聪明伶俐怎么就到了这里呢。”叶修故作叹息,转头看着碧绿的山脉,“来看故人。”

 

  他们三人就那样曝露在正午的阳光下,一览无余。

 

  叶修叫周泽楷带路去“看看石碑”,周泽楷立马领会了他的意思。

 

  “礼物,放好。”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走进去把花环取下摆到床头,然后再跑出来带路。江波涛搞不清楚叶修意图为何,只好也跟着过去。目的地在半山腰,山路因为偏离周泽楷平时走的轨道而崎岖繁杂。江波涛的体力本身就和叶周二人不能比,这下子爬的直喘气。周泽楷为了照顾他,走走停停。叶修倒也不急,身手敏捷地如同山中的豹子。

 

  约是走了几十分钟,江波涛终于看见眼前出现一片空地。那块地方许久没人打扫,枯叶和树枝积到了小腿。叶修抽出腰间别着的一把匕首,干脆利落地劈开了一条道路。而到了两个被埋了一半的石碑面前,他却慢了下来,最后甚至蹲下来用手拨开了那前面的落叶枯枝。

 

  江波涛和周泽楷跟在他的后面,一步一个脚印地踩烂早已又干又脆的枯叶。叶修将石碑前清理干净之后便挺直腰板,默默地站在那里。石碑的大部分是一片空白,一个上面工工整整地刻了一个数字1,另外一个则在右下角刻了一个小小的叶片形状,是手刻的。

 

  江波涛犹豫许久,还是打破了静默。

 

  “是苏同志和韩同志吗?”

 

  叶修笑了笑,“是啊,他们俩其实不认识,只能委屈一下呆在一起了。”

 

  周泽楷刚才还没察觉,现在叶修站在这片空旷的空地上才发觉叶修散发着一股很淡却刺鼻的烟草味。他似乎是alpha,却又和普通的alpha不大一样。周泽楷的脑袋有些发昏,缓缓发问:“谁?”

 

  叶修沉思半天,说:“苏沐秋……一代,失败品。”

 

 “还有韩文清,”叶修露出很怀念的神情,“老韩啊,他是我的……最好的朋友吧。” 

 

  叶修弯下腰,抚摸着两座石碑。他明明是个二十七八左右的年轻人,江波涛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跨越了时间的沧桑感。叶修很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不管是在任何地方。

 

  这里是特别的。

 

  周泽楷看了看并排的两座石碑,沉默不语。阳光透过枝叶洒下斑驳的金片,把叶修脸部表情模糊了起来。周泽楷看见他弯起的嘴角,而江波涛则看见被隐在阴影里的,低垂的眼睑。

 

  “小周小江,‘轮回’的未来就靠你们了。”叶修看了石碑半天,走出阴影露出一个世故的笑脸,“你们不要辜负上头的期望。”

 

  两人赶紧点头。

 

  “……然后,我就跟你们直说了,你们也要学着习惯一些事情。”叶修摸了摸口袋又想抽一根,又怕犹豫半天怕引发森林火灾只好作罢。他有些不是滋味的舔了舔嘴唇,缓缓道,“现在也没有阻止我抽烟的人了。”

 

  周泽楷仍然有些不明不白,江波涛倒是很快的应了。

 

  “叶神放心。”他暂停了一下,“我相信自己。”

 

  叶修歪头看着他,笑着却没有作答。他从自己的军装口袋里拿出六根香,认认真真地给两个墓碑各插了三根,然后用打火机把香点燃。为了防火,他在香旁边堆了几块沾着潮湿泥土的石头。

 

  线香的烟一丝一缕地飞向天空,脆弱又虚幻。周泽楷好奇地伸手去碰,却怎么也捕捉不到。而另一方,江波涛在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就一直没有动。他知道叶修想带的不只是这些,但是叶修也不能带其他的什么来。比如白玫瑰,这些东西总归是太显眼了。叶修在点完香之后双膝一弓就那么跪在了地上,把江波涛吓了一跳。他从来没见过叶修下跪,显赫的身份和威压让他在军区内称霸,叶修从来都是很神气的,叶修怎么会给别人下跪呢?叶修倒也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地跪在那里等香烧完。

 

  他们没有在那里呆太长时间。

 

  叶修回来的路上没怎么说话,似乎是想了太多累着了,但他仍然坚持在前面开道,不让周江二人看到自己的正面。走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一只受伤的母兔倚在树边,脚似乎不能动弹。旁边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围着母兔转,有些着急。

 

  “诶,小江你说你们请我吃一餐兔肉怎么样?”叶修看着它们很感兴趣地说,“我们食堂天天做猪肉牛肉鸡肉,尝尝鲜呗。”

 

  江波涛看了看,有些为难地说,“不好吧,这小兔子还在旁边,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叶修沉下嗓子,“嗯?”

 

  “……这,叶神实在要的话,当然……”江波涛想要靠近,却在没走几步路的时候因为脚步过重吓到了小兔子。那小兔子蹦的更着急更慌乱,一下子让江波涛于心不忍。

 

  “小周,你去。”江波涛默默转过头。

 

  周泽楷点点头,正要动手,却被叶修挡住了。

 

  “哈哈,既然小江这么为难,那就算了。”叶修说,“我也不是很想吃的。”

 

  江波涛松了口气,正要归队,却听见叶修缓缓说了一句话。

 

  “你很仁慈。”

 

  江波涛抬头,看见叶修一副玩味的神情看着他。

 

  “这不是你们早知道的吗?”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

 

  叶修似乎没料到他会回嘴,不紧不慢地说:“人心善变嘛。你看,你以前就不会回嘴。仁慈挺好的,我们需要这一点。”

 

  “叶神说笑了。”江波涛赶紧有些狼狈地归队,继续往回去的方向走。

 

  三人走回屋子前的时候,叶修拒绝加入二人轰轰烈烈的编草鞋运动,说:“老林在外边等我呢,急着呢先撤了。”

  

  周江二人只好一路目送叶修悠闲地溜了回去。

 

  在叶修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之后,周泽楷转头问江波涛:“刚才,明天……做什么?”

 

  江波涛定定地看着他。

 

  “明天还有你的一份大礼呀,想不到吧。”江波涛笑着抬高身子摸了摸周泽楷的头,“注意查收。”

 

  周泽楷很期待,满口答应,随后又坐到树干上折腾他的半成品。江波涛默默坐到他旁边一起工作,一天又那么过去了。


评论 ( 11 )
热度 ( 105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