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三)

第三章



  当江波涛从睡魔的怀抱中醒来时,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条大蛇缠了起来。借着蒙蒙亮的天,他看见周泽楷躺在自己的胸前睡得正香。周泽楷的体温比常人更为冷一些,即使是裹在被子和江波涛中间也丝毫没有暖起来。

 

  周泽楷似乎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没了睡意的江波涛只好一点一点挪动自己的身体试图从他身下溜出来。周泽楷睡得倒也浅,江波涛没动几下他便悠悠醒转。

 

  “……对不起。”周泽楷赶紧把自己往床沿靠了靠,怕江波涛对他产生反感。

 

  “挺舒服的。”江波涛站起来,像是哄小孩一样摸了摸他的头。周泽楷在江波涛走去洗漱之后,又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

 

  人的体温很温暖。

 

  每一个人的体温都那么温暖吗?

 

  周泽楷压下心中的疑问,跑到门口去刷牙。江波涛自己带了牙膏牙刷,牙膏是竹盐味的。周泽楷这才知道还有另外一种口味的牙膏,林敬言每次都只给他薄荷味的。薄荷味的牙膏也很好,可是竹盐味的会是什么味道呢?

 

  周泽楷漱完口之后又等江波涛漱口,在江波涛吐出最后一口水的时候,他亲了江波涛一口。

 

  他的口腔很柔软。竹盐味有些咸,又带了一点周泽楷不熟悉的香味。江波涛被突然侵袭之后竟然也没有回手,只是依着周泽楷让他把自己压在小屋的墙上。周泽楷比较高,身体也比较壮一些,江波涛透过他的身影看不到天空。

 

  在周泽楷浅尝之后,他放开了江波涛。江波涛笑着说,“和你想象的一样吗?”

 

  “不太一样。……不过,很喜欢。”周泽楷诚挚地说。

 

 “你喜欢就好。”江波涛把周泽楷嘴角的泡沫用手背蹭掉,“你想看日出吗?”

 

  “好。”周泽楷乖乖地跟着江波涛走。周泽楷因为去时常去森林里捕鱼打猎,在杂草丛里走出了一条固定的路线。江波涛顺着那条路走,想要走到小溪那里。这里的早晨有晨雾,让一大片树林同草丛只留下若隐若现的影子。雾气潮湿又带着一些冷意,两人穿过草丛的时候,让双腿沾满了露水。

 

  “小周每天都做些什么呢?”江波涛边走边说,他蓬松的头发随着步伐一荡一荡。

 

  “吃饭,睡觉。”周泽楷回答。

 

  “除了这些呢?”

 

  “找饭,编草鞋。”周泽楷又回答。

 

  江波涛第一次感到找不到话题的窘迫。他斟酌了半天,开口问了一句。

 

  “……那,他们多久来一次呢?”

 

  周泽楷把有些走神的江波涛拉离一个浅沟,回答:“两周。”

 

  江波涛顺从地让周泽楷把他拉到身后,撑起一个微笑,“他们以后不会来了。”

 

  周泽楷突然转头,有些惊喜地看着他,“真的吗?”

 

  江波涛说,“嗯,只要我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来了。”

 

  周泽楷学着江波涛早上的动作摸了摸他的头,“我很开心。”

 

  “为什么呢?”

 

  周泽楷似乎不知道怎么表述,只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会很痛。”

 

  江波涛看着他有些不高兴的脸,把涌到喉咙的酸涩咽下去,慢慢地说:“不会了,他们不会来了。”

 

  周泽楷很开心地转了回去,似乎连脚步都轻快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们便看到了小溪,正好赶上太阳正在慢慢升起。那耀眼的发光体像是在拼命挣扎脱离晨雾,四散的光晕慢慢侵蚀它四周的风景。

 

  周泽楷看着看着被强光刺激地眯起了眼睛,江波涛笑着捂住他的眼睛,说:“你看小溪。”

 

  周泽楷听话地低头看着小溪。那是比较平缓的一段,如同镜子一样忠实地倒映着太阳的存在。周泽楷没有在意过太阳,他每天都目睹着它的升降,却从来没有在意过它的轨道。他默默地想,原来太阳是这样出现的啊。

 

  江波涛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周泽楷想。他能把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他转头看了看江波涛,却看见他眯着眼睛直视太阳,虹膜透着要被灼伤的橙红。

 

  周泽楷想要透过他的虹膜看太阳,江波涛却转过头和蔼地问他,“你喜欢你的生活吗?”

 

  周泽楷想了半天,蹲下去用手打破了水镜中的太阳,让那光辉的影子变成一片片残破的光的碎片。

 

  “我不清楚。”

 

  沉默了很久,江波涛蹲下来,用自己的手按住他的手腕。

 

  “对不起。”

 

  周泽楷不知道他在为谁道歉,为了什么道歉。但是江波涛就那么按着他的手腕眼睛通红,像很久之前周泽楷偶尔捕到的一头鹿。那头鹿直到死去前一刻都睁大着眼睛,像是在做对世界的告别。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从小溪里抽出来,却让好不容易重圆的太阳倒影变得又支离破碎起来。

 

  “不要哭啊。”周泽楷说。

 

  一阵带有泥土气味的风吹了起来,让晨雾四散而逃。周泽楷呆站在那里,看着江波涛抬头看着天,像是想要晒干自己的眼睛一样。周泽楷只能等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波涛似乎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他把目光从空中移开,对周泽楷说,“我们回去吧?”

 

  周泽楷正在用石头击打一只路过的麻雀,并在江波涛话音未落时彻底攻陷了目标。他手里提着麻雀的两只爪子认真地说,“今天吃麻雀。”

 

  江波涛笑着点头,“我做给你。”

 

  他们一路走回了小屋。周泽楷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堆了一个柴火堆,又找来一根木棍把江波涛收拾干净的麻雀来了一个对穿。他的动作极其快准,像是经过专业训练一样。

 

  江波涛在旁边慢吞吞地把馒头切成片然后串在一根削的更细的木棍上,“小周你把它放在旁边,你不会烤。”

 

  周泽楷点点头,把麻雀和棍子一起插在了地上,抱着膝盖看着江波涛在那里烤馒头和麻雀。被焚烧的枯柴冒出一缕缕烟,一阵逆风把江波涛呛得咳嗽了好几下。

 

  周泽楷跑进去用碗装了一大碗水,端到两只手都忙得很的江波涛嘴边。“喝水。”

 

  江波涛谢过,顺着周泽楷的手喝了一口。一条细细的水流从他的嘴角流出来,积在了他锁骨的窝里边。周泽楷把碗放下,用江波涛自己的衣服把那些水慢慢擦干净。

 

  尽管他的动作很轻柔,江波涛仍然是被蹭的有些痒,手里的翻转动作迟了好几个节拍。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坐回他们原先坐着的树干,手里捡起那几条稻草又开始编了起来。

 

  “小周,你现在编的似乎不太一样。”江波涛转头看了看。

 

  “嗯,不编草鞋。”周泽楷露出白白的牙齿,“编别的,送你。”

 

  “哦?”江波涛笑着问,“你要送我什么?”

 

  “秘密。”周泽楷作势护了护自己手里那个看不出是什么的半成品,“我想,谢谢你。”

 

  这个谢谢你和江波涛刚才的对不起一样不知所以,但是江波涛却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把手里烤的焦香的馒头串递给周泽楷,满是期待地说,“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周泽楷赶紧丢下手上的活,接过馒头串开始狼吞虎咽,眼睛还盯着被撒了盐的麻雀。

 

  “别急。”江波涛把麻雀在上边又转了几下,插在了旁边的地上。周泽楷三两下解决了馒头片,开始大张旗鼓地吃起了麻雀。江波涛跑去洗手,一边洗手还一边说,“小周,你知道生日是什么吗?”

 

  周泽楷咬下一口肉,“不知道。”

 

  “生日……生日就是一个人出生的日子。很多人的家人会帮他们庆祝那一天,因为那是他们诞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江波涛洗完手,坐到了周泽楷身旁,“小周,明天是你的十八岁生日,我想帮你庆祝你的生日。你十八岁了,是一个大人了。”

 

  “生日?”周泽楷已经啃完了他的早餐,正在忙着收拾狼藉的战场。这个词陌生的发音让他感到有些雀跃,“好。”

 

  随后,他有些忐忑地问,“要做什么?”

 

“我给你做面条好不好?小周是第一次过生日吗?我一定要帮你办的很隆重,交给我吧。”江波涛笑着说,“啊,对,我还要送你礼物。你收到过礼物吗?”

 

  周泽楷摇摇头。

 

  “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江波涛说,“小周你想要吗?”

 

  周泽楷点点头,满是期待地看着他。他想了半天,冒出一句:“我要做什么?”

 

  江波涛有些迟疑,却还是淡淡地笑了。他弹了一下他的鼻子,“你要准备接受我的礼物。”

 

  周泽楷嘿嘿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继续收拾。

 

  其实,在江波涛的认识里,人们生育并抚养后代主要有几个理由。一是为了种族的延续,二是为了生存的寄托,三是为了亲情和扶持。

 

  而周泽楷的诞生并不是为了其中任何一条理由,但江波涛仍然想为他庆祝生日。



TBC

怎么感觉自己有点勤劳,不过明天或者后天就得上山下乡了……

大概断更一周吧,或者我努力一下说不定能更【

剧透一下,第五章会知道小江来的目的

第十八章(……)会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个目的


评论 ( 14 )
热度 ( 122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