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ABO】第三本律法(一)

第一章

  

  周泽楷铺好自己的床褥被单,起身去给自己烧了一壶热水。今天他安排的早餐是白面馒头配咸菜,和上个月,上上个月的早餐一模一样。他慢吞吞地走到灶台旁边,用带着勒痕的手揭开锅盖,将里面剩下的水烧开。过了一会儿,水开始冒泡,他把瓷碗里的馒头取出来,和咸菜一起摆在桌上。

 

  他推开木门看了看今天的天气。山水风景还是一如往常。绵延的山脉和宽阔的荒草地组成了一片深浅不一的绿色,清澈的溪水里游着不知名的鱼类。周泽楷用门口罐子里积的雨水给自己洗了一把脸,随后又走回屋里啃完馒头和咸菜。

 

  在这样的一个无聊的地方,周泽楷好好地发展了一下自己的闲情雅趣。他的木屋后堆了一大片稻草,他便无师自通地开始编蚂蚱和草鞋。草鞋编起来并不容易,挂钩,套绳,穿辫,整型,修饰,每一步都需要精细作业。周泽楷的耐心很足,自他来了这里开始,他大概编了四百多双。每一双都有些许工艺上的差别,但每一双也都做得精致如工艺品。周泽楷是这样的人。有时候会编草鞋,有时候会捕鱼,有时候会打果子,他是这样的人。

 

  江波涛第一次看到他,是他把裤脚拉起来在溪里捕鱼。精壮的小腿上滴着水珠,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网。周泽楷的视力很好,一眼就看见了江波涛和他的随身物品。

 

  江波涛拉着的行李不多,只是一个小行李箱而已。他也带不了太多,叶司令告诉他这地方偏远的很,军区的车只能把他送到山沟沟门口。他应了,把随身衣物和药剂箱笔记本收拾收拾,整整齐齐地塞成一坨。叶司令看着他收拾行李,有些无奈地叼着烟说,他那里有信号塔,真的出了什么事打电话。

 

  江波涛笑着说,叶神别担心,山清水秀的地方怎么会出大事呢。

 

  叶修笑着说,小周是我放进去的。

 

  江波涛没有答话,苦笑了一下便搭上了部队那辆吉普。吉普的驾驶员是个beta,江波涛主动和他搭话,在他们几个小时的车程里进行了深入交流。那驾驶员叫做林敬言,戴着平光镜装文化人。虽然林敬言人好性格好,但颠簸的车程并不能为友好的交流提供一个恰当的环境。江波涛在弄清他发小方锐的生平之后放弃了攀谈,抱着胸打瞌睡。林敬言也没有说话,一路开到了一个小小的窄道前边把他放下。江波涛带着林敬言的祝福下车后,拉着行李箱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才看见周泽楷那栋小木屋。他不想给他留下坏印象,拿出湿纸巾擦了擦汗才走近。

 

  “这位同志?”江波涛把行李箱停在路上,自己把裤脚卷起来一路走到周泽楷所在的小溪边。那一段的小溪浅却宽,水堪堪漫过江波涛白暂的脚背。。

 

  周泽楷呆愣地看着江波涛,把手里的网搁在一块大石头上,又不紧不慢地在自己腰间的毛巾上擦了擦手,随后微微把手向前倾了过去。江波涛意识到他想握手,便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有些粗粝,带着溪水的潮湿和一股茅草味。

 

  “我是上头介绍来的,叫江波涛,你叫我小江就好。叶司令告诉了我关于你的事情,你叫周泽楷是吧?”

 

  周泽楷点点头。

 

  “哈,有树有水的,相当应景啊!”江波涛感叹了一句,“这么漂亮的地方,我怎么不早些来呢?”

 

  周泽楷不知道回些什么,呵呵笑了几声。

 

  江波涛不知道这位仁兄竟如此腼腆,越发热情起来。“听说你在这里呆了不久时间了,会不会无聊?今后咱们就是两个人了,你别说,两个人能做的事情可比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多多了。周……同志?”

 

  “小周……”周泽楷展现出善意的笑容,却不自禁地闻了闻江波涛身上的味道。他身上只有一股泥土的气味,似乎是个beta。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上头会给他一个beta,但是他并不太关心这件事。

 

  因为这件事已经决定了。

 

  江波涛相当爱聊天,即使周泽楷不怎么搭理,他也一个人自顾自地讲了许久。周泽楷把网拿了起来,示意江波涛拿着行李回屋子。江波涛满口答应,跟着周泽楷回了那间摇摇欲坠的屋子。屋子里的摆设像是回到了上个世纪,一个灶台一个床再加一个饭桌,再加一串辣椒蒜头都能进文化博物馆了。江波涛不露声色地把行李箱靠着墙放置,在周泽楷无声的谦让下坐上了屋里唯一的一把木头椅子。

 

  “小周啊,上头告诉我,多多关心你的生活。比如说呢小周,我得先给你把胡子剃了,你觉得呢?”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他一个人住了这么久,以前实在没有剃胡子的必要,胡子长到了脖子。

 

  “来来,工具我带了。”江波涛跑去行李箱那里捣鼓半天,拿出一管剃须泡沫和一把塑料剃须刀,一看就是乡村小卖部的特产品牌。他喜滋滋地说,“这一管可以用好久呢,实在不行了,叫老林给咱们送点来。”

 

  “老林?”周泽楷对这个冷不伶仃出现的新角色表示疑惑。

 

  “你不知道老林?就那个每一个月送日用品过来的平光镜司机,你没见过?”

 

  “啊……见过,名字,不清楚。”

 

  “哦,哈哈,没关系,现在知道了。叫林敬言,老家挺远的。他人挺好的,朴实。”

 

  周泽楷傻笑,“很好。”

 

  江波涛一路把周泽楷推到厕所里,发现没有镜子后只好在周泽楷的指引下来到门口的另外一口水缸面前,一边抱怨一边给他开始上泡沫。

 

  “上头再怎么苛刻,也不该这样吧?算了算了,至少你还有抽水马桶。”

 

  周泽楷被剃须泡沫痒的一激灵,“……是。”

 

  “我下回跟老林要个镜子,”江波涛刮的很细致,“长得这么帅一个小伙子,好好收拾收拾自己。”

 

  他端详着周泽楷刮完胡子的脸,满意地笑了笑,“你看,多好看啊。”

 

  周泽楷看着他的笑容,也跟着笑起来。江波涛让他用毛巾擦擦脸,自己跑进去开箱子整理东西。一套牙刷牙膏,一条企鹅花纹的毛巾,几件随身衣物,药剂箱,笔记本,铅笔盒。周泽楷好奇地在忙碌的他旁边转圈圈。

 

  “写字?”周泽楷拿起铅笔盒。

 

  “是,我带着过来做点记录用的。”江波涛笑着拿出笔记本,从铅笔盒里随便拿了一支水笔出来,“你会写字吗?”

 

  周泽楷歪了歪头,“会,教了。”

 

  “喔~那,会不会画画呢?”江波涛在笔记本上三两笔勾出了一个饭桌,“你看,这叫速写。”

 

  周泽楷摇摇头,“不会。”随即,他又点点头,“想学。”

 

  江波涛很有兴致地拿出另外一本笔记本交给他,“自己多画画吧,我是崇尚自由涂鸦派的。”

 

  周泽楷感激地把笔记本放在自己的床头。床尾整整齐齐地堆着几套他的衣服,周泽楷示意江波涛把自己的衣服放在旁边。

 

  “只有这么一张床?”江波涛问。

 

  周泽楷点点头,“地下室,书……仪器。”

 

  江波涛叹了口气,“也好,方便。”

 

  周泽楷有些尴尬,跑过去把自己铺的整整齐齐的床铺又整了整,犹豫着说,“我……睡地上。”

 

  江波涛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说什么呢,我怎么能让主人睡地上?一起睡就一起睡,我从来不计较这个。”

 

  周泽楷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不是A。”

 

  江波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笑着说,“我也没说过我是B。”

 

  周泽楷想继续问下去,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江波涛这次没有顺着他的意思走,把箱子里拿出来的东西一个个放好之后问周泽楷怎么洗澡。周泽楷指了指门口那条河,从柜子里拿出一块雕牌,正准备诚恳地交给了江波涛的时候,江波涛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块舒肤佳飞快地跑了。

 

 

 

  +

  “这么说,这两位同志一位叫周泽楷一位叫江波涛?波涛都是三点水?沼泽的泽?凯旋的凯?”我问了一句,然后拿出笔记准备开始写。

 

  “不,楷模的楷。”叶老似乎有点莫名其妙,“这玩意儿都不能报道了,你还记着做什么?”

 

  我尴尬地笑了笑,“职业病,叶老您别介意。”

 

  他敲了敲桌子,姑娘便走过来把茶给他添满。他说,“随便你吧。”

 

  我点点头,打开了本子。父亲给我的本子总是透着一股让人不悦的皮革味。

 

  “你家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叶老毫无缘由地问起。

 

  “父亲信佛教,母亲是无神论者。”我不懂他问的原因,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

 

  叶老似乎又有点不满意。他的年纪也挺大了,大到让他容易生气。

 

  “算了,到时候再解释吧。”

 



--

好像大家都在期待很时髦的军队文。。

但是大部分时间 这是一篇 乡村爱情【。



评论 ( 27 )
热度 ( 205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