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周江】轮回

轮回

 

*设定来自《赎罪》 朱毅帆,儿童文学刊登。我尽量避免和原文写的一样了,要是哪里还像请告诉我_(:з」∠)_

*一句话喻黄

*大纲文

 

 

  江波涛今天从研究所下班已经是晚上。他穿上厚重的防护服,把黑色的口罩戴到脸上。这一系列的口罩已经出到了第五代,不管是从重量还是质量上都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改良。江波涛整了整口罩的位置,踏着长靴走出了研究所。

 

  他生活的地方是钢铁的丛林。或者说,现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钢铁的丛林。

 

  他家住在高层。他二十九岁那年领养的养子周泽楷今年也才十岁,正是对事物充满好奇的时候。他刚进门,周泽楷便丢下手里的作业跑过来,白白嫩嫩的脸抬头看着他。

 

  “你看,玫瑰。”

 

  周泽楷指着自己身后大大的全息影像,“活着的玫瑰。”

 

  江波涛笑着把他抱到自己怀里,吻了吻他的脸,“小周还是对上次的事情那么在意吗?”

 

  周泽楷埋到江波涛的脖子旁,点了点头。

 

  “没关系的。”想到上次周泽楷一不小心掰坏了小区观赏花,江波涛摸了摸他的头,“总是能修好的。一切都是能被修好的。”

 

  “哦。”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也可以吗?”

 

  江波涛把周泽楷抱到巨大的玫瑰旁,以观看群星的眼神打量着玫瑰的每一片花瓣。

 

  “我不是用来修理的。我是用来更换的。”

 

 

 

 

 

 

  当时周泽楷没有懂。

 

  他小时候被告知自己有一些问题。首先是沉默寡言,而后是对力量的控制。江波涛给他喂过药,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叫方明华。方明华的孩子是个女孩子,和周泽楷差不多是一个年纪,穿着粉色的裙子坐在方明华诊室的椅子上写历史作业,他们的历史作业永远写不完。

 

  “……你的大脑里边,控制语言能力的地方发育有些不完全,然后有时候可能力气会过大。这样很可怕,因为你很可能因为用力过度而伤到自己。”

  江波涛和蔼地笑着,给医生道谢。他直接从药柜里抽了几盒药拿去付账。

 

  周泽楷和方明华的小孩说再见,小孩扯着裙子和马尾辫,给了他一个匆忙的再见。

 

  而那是他们唯一一次去看医生。

 

  现在周泽楷长到了二十岁。

 

  他在学校里进入了一个射击社团。枪枪必中,是整个院校里的明星。出色的成绩和外貌让他风靡一时。而江波涛正好过了四十九岁生日,眼角开始有了细细的鱼尾纹,还出现了因为工作过度而导致的胃炎。他的工作是基因调整,在周泽楷的记忆里,他总是个工作狂。

 

  周泽楷一直很好奇江波涛为什么如此努力工作,而江波涛并不爱告诉他。在工作之余,江波涛想尽一切办法给他安排一些有趣的活动。周泽楷对一切都总是兴趣缺缺,只喜欢蹲在家里和江波涛一起组装机器人。五岁那年,他的机器人会组装积木。二十岁这年,他的机器人能替他告白。

 

 

 

 

  而到了周泽楷毕业那年,江波涛已经退休了。白发慢慢侵蚀他原来偏淡的发色,只剩下眉眼之间的温柔始终不变。

 

  他很少下床,过量的工作让他全身的骨头咯吱作响。周泽楷去工厂上班,做研发工作,五点回家。下班之后,他们会一起读历史,一起修理防护服,一起在网上写近代小说。在江波涛的小说里,他们打一个叫做荣耀的键盘游戏,俱乐部外边开满白色的花。

 

  江波涛老了之后,思考能力丝毫没有退化。他退休之前完成的最大的一个成就是研制出了弥补什么DNA的缺陷的药剂,周泽楷看不懂,但江波涛很兴奋地给他介绍了一遍又一遍。

 

  江波涛很活跃,不像其他老人一样没精打采。但周泽楷总觉得,江波涛随时就要消失不见了。

 

  他到了二十九岁的时候,接到了政府所给的通知。他以后每个周末要去城立大学学习繁衍。虽然他早就听说过这件事,但真实接触到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这门课的课表很繁杂。包括心理,幼教,哲学和社会学。周泽楷学的很快,从冲泡奶粉的水的温度到这个社会的构成,他学了很多。

 

  最后一个单元叫做社会实践。网上没有任何一个关于这个单元内容的介绍,周泽楷皱着眉头看着课表,江波涛坐在床上翻着花鸟鱼虫的图谱。

 

  “啊呀,小周,不要担心了,虽然我不太记得了,但是我当时很高兴……”

 

  “是会让人高兴的事情?”

 

  江波涛点了点头。

 

  “大概吧。好像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至少我是开心的。就像是看到……一朵玫瑰开放一样。”

 

  周泽楷点了点头,亲了亲江波涛的头,哄他入睡。

 

 

 

  最后一个单元开始是全国统一的时间,早上六点必须赶到学校,六点半点名,七点到中午十二点是休息时间,一点开始排队。大家纷纷抱怨为什么一点才开始授课却六点要求到校,但是没有得到回答。

  

  排队的等待是痛苦的。每一个人都要进入一个小隔间,然后从另一个出口出去。周泽楷坐在一个话很多的男人后边,一路忍受他的滔滔不绝。

 

  “你知道吗?我家老喻啊,天天喜欢整理纸质书。你说,他怎么喜欢那些玩意儿呢?我们家里全是那些东西,我快烦死了……”

 

  周泽楷笑笑,没有搭话。轮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还念叨着要快点回去做饭。周泽楷瞬间有点茫然。

 

  大约几十分钟之后,里面叫周泽楷进去。周泽楷进门,看到穿着蓝绿色制服的人坐在里边。周泽楷在一旁坐下,却只听见其中一个人开门见山地开了口。

 

  “你的社会实践将会持续你的一生——抚养那个养大你的人。”

 

  周泽楷一下子噎住。

 

  “这是政府规定。以前的他已经在今天早上七点被政府机构带走了,而今天之后你要面对的,则是新生的他,一个克隆的个体。他将和以前的他是一模一样的生命,区别只是记忆而已。一周之后请到市立医院凭着身份证领他的幼体。这里是一些心理调整和养育新生儿的手册,在这一周之内请好好复习之前上过的所有课程。”

 

  “请你在一周时间之内调整好心态。还有,请记住我们在心理课上说过的口号,每个人都有义务带给别人一个完美的新生。”

 

  然后,红色的警铃和工作人员慌张的眼神是他那一天最后的记忆。他小时候的病从来没好过。

 

 

 

 

  最后他是被强制带回自己的家的。

 

  那一周他过得意志不清,像是醉酒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而在新的一个周一,早上七点,一个悦耳的声音在他家门外响起。

 

  他带着干涸的双眼打开房门,外边站着一个漂亮的女性。周泽楷记得她,她是周泽楷当年在方医生家里见到的小女孩,还是扎着马尾辫。她当了护士。

 

  “你好,周先生,您是我们医院的特殊客户……”

 

  女性抱着一个白色的篮子。化学物质模仿的柔软塞满了整个篮子,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似乎很有活力,眼睛滴溜溜地转,一眼看到了周泽楷,咿呀呀地伸出了短短的手臂。周泽楷看不出他是否像江波涛一样——他太小了。

 

  周泽楷照着课上教的一样,将婴儿接到自己怀里。婴儿似乎很喜欢他身上的气味,蹭了蹭便安心地靠在了他的怀里,不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女性看着周泽楷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着问:“名字要改吗?”

 

  “不要。”

 

  “那么这次的出生证明上,他还是叫做江波涛呢。”

 

  “嗯。”

 

  周泽楷看着怀里的孩子,一时间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他白白的,软软的,又熟悉又陌生。

他送别了女性,将婴儿放回了以前的他睡的床上,然后亲了亲他。

 

 

 

 

  后来,江波涛长大了。

 

  他十五岁的时候,偷偷亲了周泽楷。周泽楷笑的很开心,将他搂在怀里。

 

  他二十九岁的时候,周泽楷在他去参加社会实践的前一天把一个箱子从家里的储藏室里翻出来。那上面写着江波涛三个字,但江波涛并没有看到。

 

  江波涛问他,这是拿来做什么的?

 

  周泽楷说,你参加完社会实践,回来打开。

 

  江波涛笑了笑,说,那到时候我们一起打开吧,你一定要等我哦。

 

 

 

  第二天的早晨来得很快。

 

  早上七点,在江波涛离去之后,周泽楷听到自己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就像五岁那年,他学到的历史知识一样。花儿会盛开,会枯萎,然后下一个春天,新的轮回便会开始。

 





其实我想安利那个,这个设定的来源文,我小学看到过,然后每次想到我都觉得好萌!萌萌哒!

下回想试试本杰明巴顿的paro啊……!

想画成条漫又觉得没时间……

评论 ( 12 )
热度 ( 169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