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入江是本圈马甲
周江ALL江
老板吃喝欠下几个亿带着小姨子爬墙了!

【翔江】第X次接触(四)

大家都知道的,嘘……


第六次接触

 

  轮回是所有赞助商又爱又恨的存在。

 

  爱,在于队长周泽楷的那张俊脸和无与伦比的号召力;恨,在于酒会时只要江波涛一不在就会冷场。

 

  今天,某赞助商又遭遇了十分尴尬的画面。事情要从他们几个星期前让轮回拍的广告说起。这一次,他们的广告选用了孙翔,江波涛,周泽楷三人的合影,于是为表感谢,他们请了三人连带经理去S市的高档酒店吃了顿好的。

 

  周泽楷跟以往一样,安安静静地在吃着,时不时随和地笑一下。江波涛和经理与广告商不停地在谈话。孙翔看着这样的饭局,努力把陶轩以前那张对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老脸从自己脑海挥去。可惜陶轩实在给他印象太深,他只好无聊地咬着吸管,盯着江波涛看。

 

  饭局上的江波涛显得如鱼得水。他也是职业选手,自然由经理挡下一切酒杯,只负责迎合赞助商老总酒兴上的话。

 

  “是。不瞒您说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领导您这样的人。”江波涛哈哈笑,“以往咱们陪着吃饭的,见识都不广,哪有一个像您这样的。”

 

  “你这点小聪明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对方虽然看出了江波涛的意图却还是没想放过他,“你夸我了,你就不用干了这杯?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呢!来来来!”

  

  “我也很想和领导大醉一场啊!哎,这个硬性规定,我们得遵守啊。”江波涛继续笑,又起身给对方夹菜,“来来,您吃您吃。”

 

  孙翔和周泽楷一样沉默地看着江波涛在大圆桌上忙来忙去的,心里却非常焦躁。他还带有一些叛逆期目中无人的个性,对江波涛这样场面话说的溜溜的性格有些抵触。但他也喜欢江波涛这个人,结果那一点点的抵触又转变成了不甘和闷气。

 

  “那就一杯,一杯可以了吧?连这么一小杯的面子都不卖给我,那你们可就是有点过分了啊。”老总起身,将一小杯白酒送到江波涛面前。江波涛看到这酒杯都送到面前了,再不去接过恐怕坏了气氛,正要伸手接过的时候——

 

  孙翔满脸不耐地突然站起来,抢过那一杯白酒,狠狠地灌了下去。孙翔没喝过白酒,辛辣和微微的甘甜瞬间充斥了他的喉咙。他的酒量不比其他职业选手好多少,一杯白酒下去头晕的像在坐过山车一样。他只来得及再看一脸震惊的江波涛一眼,就嘿嘿笑着倒在了地上。

 

  “……孙翔!”江波涛有些着急。再怎么不胜酒力,也不至于直接倒下去吧?他也顾不及饭局的气氛,急匆匆地把孙翔扶到套房的另一头。这次饭局是对方订的饭店,房名牡丹,除了饭桌之外还有一个装潢地极为华丽的休息室,里面摆着柔软的长条沙发和麻将桌。他们等菜时便坐在那里,玉桌上的老普洱和茶具还没收拾干净。江波涛把孙翔安置在长条沙发上,又跟服务员要来湿毛巾擦孙翔通红的脸。

  

  这厢,孙翔好不容易从酒精里把自己的意识找回来,刚睁开眼就看见江波涛一脸担心地坐在他身边。看到孙翔睁眼,江波涛立马问他:“哪里不舒服?想不想吐?我跟经理说了我来照顾你,你别担心。”

 

  “谁——担心那个……”孙翔有些大舌头,“鬼才,担心……你,你别跟他们讲话!”

 

  “好好,我不讲我不讲,听你的,啊。”江波涛把湿毛巾擦过他的额头,“我只跟你讲话。”

 

  “嘿嘿!”孙翔傻笑了一下,“你真好。”

 

  江波涛怔了一怔,差点没把手里的毛巾掉下去。

 

  “你老……老是跟别人讲话。”孙翔有些不满足地抱紧他,“我讨厌你。”

 

  “嗯,嗯。”江波涛试图挣脱他的怀抱倒茶,“我给你倒点茶醒酒……”

 

  “不——许——去!”孙翔勒紧了他的腰,“你不许去啊!”

 

  江波涛没法子了,只好抱着孙翔去拿茶壶。孙翔像个大大的无尾熊一样抱住江波涛。

 

  “你们一个两个,都喜欢走……”他的情绪相当不稳定,昏沉沉的脑袋里全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你们都……不喜欢我……你看,叶修,小事情,刘皓,贺……什么来着,他们,全部……都不喜欢我……”

 

  江波涛内心想着,他们要是能喜欢你才怪了。

 

  “我,嗝,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嗝,我是不是,坏人?”孙翔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打嗝,尽情展现着他难得的伤心和无奈,“江,波涛,你说,我是不是像……胖虎那样?”

 

  江波涛脑海里把孙翔代入了那个“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的形象。

 

  其实挺适合的。

 

  “我努力了啊!”孙翔一下子又变得很生气,“人的……性格,又不是想改就改的!”

 

  的确,他有改。江波涛会关注每个队伍每个主力的心理历程,孙翔也在他的观察范围内。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做无用功,但是偶尔还是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嘉世的孙翔和现在的孙翔,的确有了一些不同。

 

  “好像,我就不应该这样……一样……为什么,每个人,都必须变成那样啊……”孙翔有些语无伦次,后来直接将江波涛压在沙发上啜泣起来,像是要把从作为最佳新人出道到挑战赛队长,再到现在轮回的普通队员以来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江波涛沉默了良久,然后他笑了一下,对孙翔说,“没关系啊,你就这样就好了。”

 

  孙翔脸上还带着眼泪抬起了头。他哭不出少女楚楚可怜的形象,却也弄出了水汪汪的一双眼睛。

 

  “我不会羡慕你,我不会嫉妒你,我不会讨厌你,我不会鄙视你,我不会烦你,我不会抛弃你。”江波涛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笑着用毛巾擦去了他的眼泪,“我会帮你,我会努力让你改变。你能安心吗?”

 

  孙翔却哭得更厉害了。

 

  这样的江波涛,实在是太可怜了。他想。江波涛已经可怜到无法意识到自我的地步了。

 

  然后他情不自禁地说了出来。江波涛没有动容,他开玩笑说,“小孙老师,上哲学课呢?”

 

  孙翔没听他的,不停地在重复一些无意义的词语。比如说,江波涛,你稍微感受一下自己想法吧。

 

  江波涛看着他,似乎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孙翔的头,不停安慰着他,等到他哭累了昏睡过去。

 

   休息室昏暗的的灯光照在仿西式的鹿头和壁炉上,一片安静。

  


评论 ( 18 )
热度 ( 98 )

© Pride & Prejudice | Powered by LOFTER